“山竹”颱風過後

如果說地球不在乎我們的死活,那是因為我們不在乎地球的死活。颱風後難道不是應該把樹扶起來重新栽好嗎?城市管理者們把樹大卸八塊當垃圾運走了,有什麼好感謝的。

何有此生

這一年的春節,還有一件使我難忘的事情。

那時候當然還沒有電燈,李父想了個辦法點綴節日。他把打水用的鐵桶裝上水,放在外邊,不一會兒桶中的水的表面結上了冰,在上邊開個圓孔兒,把水倒出去,再放屋子裡一段時間,緊貼鐵桶周圍的冰化了一些,就把冰取出來,便是一個鐵桶形的燈籠。倒過來後,在裡面點上蠟燭,放在門外就是一盞亮堂的冰燈。蠟燭的燈光在冰燈裡閃亮,照亮了我家的門口。


再有就是號召大家不隨地吐痰,很多男人還有這個不良習慣,或者說是特殊技能,一有鼻涕就手堵一個鼻孔,從另一個鼻孔擤到瞄準的地方。這種習慣似乎跟人的感覺有關。我回到日本後,人們都用手紙接痰或鼻涕,我當初感覺十分埋汰,很不習慣。


前邊養母說的這個禿尾巴老李的故事,可能日本的讀者不甚了解我順便解釋一下。這是一個神話,或者說是一個傳說。住在山東的一家姓李的人,妻子生了一個孩子,這孩子是一條長着尾巴的龍。父親討厭它的樣子,用才到把它的尾巴切斷了。禿了尾巴的老李跑到黑龍江里住下。但是老李很孝順,每年都回鄉給母親上墳,一路上必須帶雨出行。但禿尾巴老李有一個信條,就是不給人們帶來災難。所以它帶來的雨,不會給人們惹禍。


當時,語文課里有一篇課文寫的是山東的一個叫韓梅梅的女青年,她小學畢業後沒有升學,留在鄉下養豬。一般人不願意留在鄉下,何況誰也不願幹那又髒又累的養豬活兒,而她卻認為農村需要,自己留下來又何嘗不可呢?這篇文章的本意是號召知識青年在鄉下從事農業,所以我也想自己如果考不上中學,留在家鄉搞農業不是也可以嗎?

中島幼八

1808泉州行照片

西頓野生動物故事集

……度。西頓曾多面樹敵,然而即便是它的敵人,也不得不承認他作為一名環境保護學家、社會活動家和作家的重要性。他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在社會問題上,他比他的大多數同時代人進步得多。例如,他曾經極為擔憂一些傳教士的善意之舉和安置印第安人的孩子的做法會摧毀印第安人的文化和自尊。西頓在一個多世紀以前就表現出了這種關切,後來的事實恰巧證明了他的遠見卓識。

作者: [加]西頓
譯者: 蒲隆 / 祁和平

18年香港美食展

Hello world! 哈囉!

歡迎來到 WordPress。這是你的第一篇文章。編輯或者刪除本篇文章,然後開始你的部落客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