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Friday,05June2020

六點十五起床,早餐自製厚底披薩,牛奶咖啡和桃子。天氣晴朗,多雲大風,炎熱,空氣不錯。

前天小龍下班路上撿到一隻被螞蟻圍攻的樟青鳳蝶,本來以爲活不過昨天,結果直到現在都還活著。

今早小龍的腳終于恢復到可以走路上班的程度,然後我們發現,荔香公園所有的小門都已經開放了,不過如果從大門進去的話,仍然需要量體溫。

分類
生活

Thursday,04June,2020

七點十分起床,早餐蒸紅薯、玉米,牛奶咖啡和桃子。天氣晴,炎熱,大風。空氣不錯。

上個周末我們去了佛山(雖然從前一周開始小龍的腳趾就有點問題)。周五晚上乘大巴到祖廟下車,轉公交到南風古竈,入住了提前一周預訂的但不太符合我們口味的酒店。

周六去爬了西樵山,入口處的工作人員比游客還多,入門手續之繁瑣讓人發指。雖然聽説我們走的北門并不允許車輛上山,通往山上的是一條瀝青大道,一路上車流不斷。儘管我們已經盡量找小路來走,但小路實在很少。山上有個名爲“雲端村”的村莊,臨街幾乎家家都做農家菜和豆花。我們在其中一家吃了豆花,在另一家吃了農家菜,意外地——味道都非常棒。豆花用薑糖調製,魚湯用木瓜燉煮,我們從來沒吃過。雖然在山上沒看見太多特別的東西,但從山上一下來,就見到一隻之前從沒見過的鳥:

本來遠看還以爲是烏鶇,但見到它把尾巴展開的時候,我就確定肯定不是了。等拍下照片放大了看之後,更發現它羽毛的顔色并不是黑色,而是紫色,上面還有星星點點的銀色斑點。回來搜索才知道,原來它就是紫嘯鶇。

周五跟JZ約在她公司宿舍下見面,然後走路去附近的濕地公園和一個湖。無論濕地公園還是湖,都讓人失望。禪城區可能因爲是新區的緣故,到處都圍起來施工,到處都在蓋大樓。中午時,JZ說帶我們去一家很好吃的店,坐車過去發現就在我們住的酒店附近的工廠内。雖然工廠附近冷清清的,但店内爆滿,讓我很懷疑是家網紅店。結果——飯菜味道出奇地好,燒鵝肥美,菜心鮮甜,赤小豆鯪魚湯熬得濃濃的,就像是鹹味的奶茶。

由於小龍脚趾有傷,這周他都是搭地鐵去上班的。周一去大板橋買菜時發現,路上那家作爲隔離點的酒店已經取消隔離設施了。早上在荔香公園遇見的阿姨說,深大還是不讓進去。

分類
生活

Tuesday,26May2020

灰椋鳥

分類
生活

Wednesday,20May2020

叉尾太陽鳥
叉尾太陽鳥
家燕
家燕
分類
生活

Tuesday,19May2020

六點半起床,早餐自製煎蛋包,牛奶咖啡和夏橙。天氣晴有時陰,有時陣雨,炎熱。

早上在荔香公園小草坪又見到了昨天那對黑領椋鳥親子,所以今天畫黑領椋鳥。

分類
生活

Monday,18May2020

七點起床,早餐大板橋小蛋糕,牛奶咖啡,芒果和香蕉。陣雨(有時下得很大),但并不涼快。

過去的這個周末,我們搭ZQ的車去了珠海她們家,周六爬了鳳凰山,周日爬了板樟山。

鳳凰山非常大,不過我們衹走了一小部分。本來是計劃走一個“環綫”的,無奈快到山頂那一段,有四百米的“滾石路”,因爲帶著四歲半的小侄女,所以衹能原路返回。不過說實話,那種危險的山路我也不想再走了……。這個季節的鳳凰山,漫山遍野開花的桃金娘,黑色的大蜜蜂嗡嗡地飛,山上彌漫著濃鬱的蜂蜜味道,就像是新西蘭。山間的水庫是開放的,很多人在岸上釣魚,也有小船在湖中撒網捕魚。山上和水庫邊到處都是垃圾,都是釣魚和捕魚的人吃的食品包裝和飲料瓶。我們見到一張乾燥的蛇皮,估計那蛇應有手臂粗。後來還見到一隻黑白的小蛇,本來已經竪起頭部,想要攻擊小侄女,後來可能顧忌到我們人多勢衆,又一下子衝進草叢中去了。山上有很多種我沒有見過的東西,比如一種血紅色的蟬,和一種翠綠色的蟬。不過由於蟬鳴聲太響,很難聽見鳥的叫聲,所以并沒有看到什麽鳥。

從珠海返回深圳的大巴,不需要出示綠碼。

今天早上,在荔香公園小草坪上,見到一隻黑領椋鳥正在喂食一隻亞成鳥,也許它的一窩小鳥最後祗剩下這一隻,就像上周五我們在白石洲附近的綠化帶上看到的那樣。黑領椋鳥的亞成鳥叫聲很小,遠遠不及噪鵑亞成鳥那麽尖利和呱噪。

散步回來以後,我背上飯盒去大板橋買菜,結果來到豆腐店門口,才發現居然忘記帶手機。豆腐店老闆娘雖然平時不苟言笑,但聽説我沒帶錢以後,卻非常大度地把豆腐佘給我,而且還拿出一百塊來要借給我買菜用呢!不過我沒有借她的錢,衹是裝了一大盒豆腐和一小盒餜條就回家了,并答應她明天一定來付賬。

今天決定畫白鶺鴒,雖然與本篇日記無關。

分類
生活

Tuesday,12May2020 又見到黑尾錫嘴雀!

六點半起床,早餐大板橋蛋糕,牛奶咖啡,芒果和香蕉。陰天,霧霾,熱。

昨晚下了很久的雨,今天空氣卻很差,可能是因爲沒有風。昨天早上就聽到窗外有紅嘴藍鵲的叫聲,并且見到遠遠地站在平臺上的一隻。今早聽見叫聲更加響亮,往外一看——原來居然就站在最近的那個平臺上!然而取相機的功夫,它就飛走了。如果是新搬來的,以後應該還有很多次見到它的機會。

今早返回時,在深大北門附近的綠化帶,看見一小群八哥亞成鳥——跟成鳥已經差不多大,但是鼻毛還沒長出來,而且眼睛是藍色。經過荔香公園時,沒有直接穿過,而是小轉了一下,結果在大草坪邊的美麗異木棉樹附近,聽到很好聽的鳥鳴,我覺得不是鵲鴝就是烏鶇,循聲找過去,發現居然是黑尾錫嘴雀!

分類
生活

Tuesday,12May2020 又見到黑尾錫嘴雀!

六點半起床,早餐大板橋蛋糕,牛奶咖啡,芒果和香蕉。陰天,霧霾,熱。

昨晚下了很久的雨,今天空氣卻很差,可能是因爲沒有風。昨天早上就聽到窗外有紅嘴藍鵲的叫聲,并且見到遠遠地站在平臺上的一隻。今早聽見叫聲更加響亮,往外一看——原來居然就站在最近的那個平臺上!然而取相機的功夫,它就飛走了。如果是新搬來的,以後應該還有很多次見到它的機會。

今早返回時,在深大北門附近的綠化帶,看見一小群八哥亞成鳥——跟成鳥已經差不多大,但是鼻毛還沒長出來,而且眼睛是藍色。經過荔香公園時,沒有直接穿過,而是小轉了一下,結果在大草坪邊的美麗異木棉樹附近,聽到很好聽的鳥鳴,我覺得不是鵲鴝就是烏鶇,循聲找過去,發現居然是黑尾錫嘴雀!

黑尾蠟嘴雀

分類
生活

Monday,11May2020

七點起床,早餐大板橋小蛋糕,牛奶咖啡,芒果和香蕉。早上又霧霾且無風,白天天氣晴有時多雲,有風,炎熱。

昨天下午刮了一陣妖風,然後下了場大雨,我們本來在家中看書學習,天氣悶熱頭昏腦脹,出去淋了個雨,感覺好多了。

今天鳳凰樹的花開得更絢爛了,木棉的棉花則是被雨打得緊緊貼在草坪上。不知爲何沒看見遛鳥的人,但我還是決定今天畫一隻畫眉。


返回時在荔香公園見到一群大概五隻鵲鴝,懷疑是亞成鳥;在荔枝樹下又見到小伯勞追著大伯勞,回到小區邊也又見到小噪鵑追著黑頸椋鳥。

分類
生活

Saturday,09May2020

六點起床,早餐自製紅薯糯米糕,牛奶咖啡,芒果和香蕉。天氣晴有多雲,大風炎熱。空氣不錯。

最近深南大道邊綠化帶的八哥明顯比以前少了很多,灰喜鵲們也不怎麽報警了,不知道怎麽回事。

八哥

鳳凰樹已經開始開花,木棉的棉絮最近半個月掉得很是瘋狂。有使君子、夾竹桃和巴西鳶尾的地方,都彌漫著濃鬱的香氣。杜英似乎有很多品種,我還認不全,不過葉子大的那種已經開了很久了,葉子細的那種現在結了很多尖尖的花骨朵,也少量開花了,非常好看。

有一段時間沒去荔香公園小湖邊看小鷿鷈了,今早去,還是沒有看到。衹見到一隻呆立的夜鷺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