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螺灣

沙螺灣很快就到了,碼頭非常的樸素,衹是一條伸出去的水泥臺而已。

但是還沒下船,就已經能看見旁邊香港機場跑道上起飛的飛機,和伴隨著起飛的巨大轟鳴聲;相比起來,珠港澳大橋安靜許多,因爲幾乎看不見上面有車。

在這裏下船的人也不少,看他們提著漁具或者背著登山杖的樣子,應該一半是來釣魚,另一半是來行山的吧。爲了儘快逃離機場的噪音,我們快步越過前面的人,連路過一個有趣的烟囪都沒有停下來仔細看。

烟囪古跡

但噪音始終沒有減弱。那噪音裏面混雜著各種頻率的聲波,鑽進我的腦子里,把我的腦漿都震散了。

我怎麽都沒想到過,沙螺灣會是這個樣子的。這裏也肯定沒有沙螺了吧。

在維基百科上瞭解到:沙螺灣村的沙灘的確曾盛產沙螺,但自從這裏的沙被運到石壁建了水塘,以及赤鱲角填海建了機場之後,這裏海域的海水就被截斷了。於是沙灘荒廢,涌口沒了潮水,不僅再也沒有沙螺,村民也再捕不到魚了。

據説,香港之所以名爲「香港」,就是因爲沉香。早於宋朝年間沙螺灣就種有大量香樹,香農將土沉香製成多種香製品,從陸路先運抵尖沙咀,再集中於石排灣(香港仔),或運往中國大陸,或經南洋遠銷至阿拉伯國家。古時尖沙咀又被稱為香埠頭,石排灣又是香市港口,港口以運香木出口而著名,因此被稱為香港。沙螺灣的沉香樹在日據時代被砍掉了大部分,後來保育的也都被大陸來的偷渡客連根拔起了。

如今這裏既無沙螺也無沉香,衹有無盡的轟鳴聲。據説村民幾乎都已經舉家遷走,剩下的都是老人家了。

走著走著,會經過一個足球場。我們以爲那是一個保養得很好的老球場,回去一查才知道:原來那曾經是一個停機坪,本來是接送村民就醫用的。自從改成足球場以後,村民看病等候救護的時間會長達四個小時。到底出於什麽樣的目的,把救命用的停機坪改成幾乎不可能會有人使用(畢竟這裏根本沒有年輕人)的足球場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經過足球場和一個公共厠所之後,在一片面嚮大海的開闊地旁邊,就是沙螺灣鄉公所,以及有著200年歷史的把港古廟和天后宮。鄉公所的墻上貼著粵劇的廣告,天后宮邊有三個大瓷盆,裏面插著寫了字的竹子,供著橙子和茶水,看來是經常有人燒香的。把港古廟里供奉的是南海海神——洪聖大王,那爲什麽隔壁還住了一位天后娘娘呢?原來,這位天后娘娘本來是清醮時請的,但請神容易送神難,幾次送神都遇上大風浪,衹好建了天后宮請她住下。(參自街知巷聞﹕新機場 / 沉香賊 偷走了沙螺灣)不知道娘娘如今是否後悔了?這裏飛機轟鳴,恐怕會得神經衰弱的吧。

天后宮

我們尋找前往大澳的路,卻不小心走到一個開闊的高地。這里能夠俯視機場的停機坪,自然噪音也是不小;旁邊的疑似天文學觀測站的地方有規律地傳出口哨一樣的聲音,跟機場的噪音「相映成趣」。我們上來的時候已經有一個人呆呆地站在這裏看飛機,我們準備下去的時候又遇見一對提著漁具的老夫妻走上來,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是迷路才走到這裏來的……

供品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