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

不過很快,我們就又找到一條小路。比剛才那條隱蔽很多,樹木也很茂盛。小路雖野,但顯然是經常有人走的:由於颱風侵襲而斷裂倒地的植物都被人用刀清理過。值得贊嘆的是,雖説是「清理」,但并沒有最大限度地開出道路來,而是剛剛好能容人通過而已的程度。雖然經常需要弓著身子鑽過去或者跨過大木頭,但小心走就肯定沒問題。

結果走到路的盡頭,卻是一座龜甲墓。

我們趕緊跟墳墓的主人道歉,但并不知道是哪裏走錯了。離墓不遠的地方倒是還有條小路,也聽見有人説話,但因爲那是通向海邊的,所以肯定是釣魚的地方。

我們衹好往回走。路上又遇見了那對提著漁具的老夫妻,我問他們是不是去釣魚?他們說是,於是我們指著剛才聽見有人説話的方向說就在那裏,但他們似乎是知道的。

繼續走,就在有一棵大樹倒在地上的地方,我們發現其實旁邊還有一條路,而且是朝著大澳方向。心想終于找到對的路了!立刻拐過去,繼續向前走。

但是沒走太遠,就來到一片堆滿塑料垃圾的地方:人造海綿、塑料袋、塑料繩……但最多的是白色的泡沫箱碎片和塑料水瓶。也許因爲這裏是個小海灣吧,海里的垃圾很容易被沖到這裏來。接下來他們會化爲塑料顆粒,被魚吃掉,并且最終被我們吃掉吧。

塑料垃圾港灣下面是一個貝殼纍積的海灘,前面沒有路了。旁邊倒是有一條岩石堆砌的崖壁,上面綁著一條已嚴重磨損的繩子。

「看來這裏就是路。」小龍一邊説著,一邊拉著繩子準備要爬上去。我趕緊阻止他:如果前面路不通,再返回來可就沒有上去這麽容易了!但小龍卻樂觀地認爲前面路肯定是通的。我覺得他與其說是接受「這就是路」這個事實,不如說是興奮地發現「有這種路真是太好了」。於是我衹好跟在他後面爬上那塊石頭。小龍身手敏捷像隻猴子,我笨手笨脚像隻豬。那石頭上面長著帶尖刺的劍麻,碰到了就把衣服整個挂住,我被牢牢挂在上面不得脫身。在小龍的幫助下好容易爬過去,前面又是連綿不絕的石頭和帶刺的劍麻。

劍麻

上面是劍麻和森林,下面是暗藏殺機的海,脚下是順著海岸生長的傾斜的石頭。走了一會,我表示不能繼續走了,我要返回剛才滿是塑料垃圾的海灘。再繼續返回鄉公所也沒問題,總之不絕不肯繼續了——誰知道前面到底走不走得過去啊!

雖然我曾很熱衷於穿越海岸綫,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大概兩年前,小龍和我在香港一個叫做「紅蓮瀑布」的地方附近沿著小溪邊的滑溜溜的岩石上艱難攀爬了兩個小時之後,我就發誓再也不做這種危險的事情了。我還要留著小命環游世界呢。

小龍拗不過我,在嘗試鑽入森林尋找其他路未果之後,同意跟我一起返回塑料垃圾沙灘。不過他還是不甘心回到鄉公所,在塑料垃圾海灘那裏的森林中向上爬了很久的坡,試圖尋找其他的路;我在等他的過程中,站在塑料垃圾中間被蚊蟲團團包裹,不知道被咬了多少個紅腫的包。

結果這次尋路也失敗了。

小龍一邊走上返回的路一邊假裝生氣地說:「下次我自己來,一定要從這裏走過去!」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