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Monday,24Feb2020

六點半起床,早餐外帶的腸粉,牛奶咖啡和香蕉。天氣多雲,溫暖舒適,空氣不錯。

多雲的天氣里,朝陽非常美。不過,今天雖然出門得不算晚——七點十五,街上還是很多人和車。十字路口的燈好像調整過了,比以前等得久了。之前買草莓那家門口的燈柱上站著(雖然看起來是“趴”著)一隻家燕——我猜仍是上次遇見過的那隻。今天它一邊整理羽毛一邊唱歌,可能是在尋求配偶呢。

前海公園的入園條件更改了——不用量體溫,但需要掃描二維碼“報名”。可是我沒有帶手機(不過小龍帶了),最後保安讓我們兩個都入園了(兩人都沒掃碼)。

分類
生活

Sunday,23Feb2020 有種疫情已過的錯覺

七點起床,早餐自製豆渣蛋糕、自製油炸紅豆糕和牛奶咖啡。天氣多雲轉晴,溫度繼續升高,空氣比昨日好。

早上去荔香公園,小湖邊有個大叔,一邊外放著神曲一邊抽烟。他脚下有一群黑臉噪鶥,其中一隻正用荷葉上的積水止渴。我們繞到旁邊,等他離開后才又回去,這時小鷿鷈離岸邊很近,岸邊的柱子上還站了隻翠鳥。沒有見到昨天的藍翡翠和大嘴巴的怪鳥。

在之前經常拍鳥的木棉樹下,一個拿著專業長焦的大叔正在尋找素材,於是我們直接越過這裏去買菜了。菜站里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我從沒見過這麽多人在這裏買菜。回到南山博物館門前的十字路口時,見到之前圍起來的部分已經開挖了。鋪了還不到半年的瀝青路,又要被挖得亂七八糟了,而且聲音真的超級響。

分類
生活

Saturday,22Feb2020 空氣開始變差

六點四十起床,早餐自製豆漿和油條。天氣晴,升溫。早上空氣不錯,中午開始變成輕度污染。

今早去了荔香公園,晨跑者衆多。草坪上覆蓋著一層亮晶晶的霜。池鷺目不轉睛地盯著一條蚯蚓,就像是站在岸上盯著一條魚似的。在小湖邊,我們先是看見一隻“翠鳥”,拍下來仔細一看才發現,居然是從沒見過的“藍翡翠”;還遇見一對從來沒見過的怪鳥,長著錫嘴雀那樣的大嘴,咯嘣咯嘣地磕著杉樹的果實。而就在昨天,我還認定了荔香公園是個無聊的大公園,而前海公園才是生機勃勃的野鳥家園呢。

我們最近發現,把榨好的豆漿用打沫機打半分鐘,會變得好喝很多。於是最近都提前一晚泡黃豆,第二天早上出去散步前把豆漿機插上,回到家就有豆漿喝了——所以咖啡都喝得少了。今早也嘗試了自己炸油條,雖然炸出來味道更像是麻花,也還是很滿意,因爲麻花也很好吃。

不過早上散步回來,發現地鐵工地已經開工了。下午空氣變差,更是讓人心情沉重。病毒走了,霧霾就來了。口罩果然是永遠都要戴著的。

分類
生活

Friday,21Feb2020

六點半起床,早餐蒸米粉。天氣晴朗,溫度舒適,空氣不錯。

今早又去前海公園,回來時在腸粉家買了米粉,也很好吃。今天雖然出門比昨天還早,路上行人車輛卻更多,腸粉家生意也更繁忙。很多便利店已經開門營業了,還有些小吃點也準備開門了,雖然都衹能做外賣和打包。

前海公園每天早上有個大叔開著個機器掃地,發出的聲音非常響,而且衹要我想要拍黑水雞,那掃地的機器就會開過來,導致我的視頻里全是轟隆隆的聲音。我問那大叔他幾點開始掃地,他說六點。天啊,此時已經八點了,他已經掃了兩個小時都還沒掃完!到底用那個機器意義何在。

分類
生活

Thursday,20Feb2020 在前海公園遇見黑水雞

六點四十起床,早餐蛋腸。天氣陰轉晴,空氣不錯,溫度清涼。

早上還沒出門,就見到外面天臺上有隻奇怪的白鶺鴒,做著非常怪異的跳躍動作。仔細一看,原來它一隻腳被一條白色細繩纏住了,正想辦法擺脫困擾。過一會,一隻體型稍大、體色稍黑的白鶺鴒飛過來,左右搗亂一番,還好被成功趕走了。白鶺鴒最終沒能擺脫白細繩,尖叫了一聲飛下了天臺。

今早又去了前海公園,雖然衹是匆匆走過去,站在湖邊稍微停留了一下就回去了,卻先後見到了蒼鷺、夜鷺、小鷿鷈、白胸苦厄鳥、小白鷺、黑水雞和番鴨。尤其是黑水雞,雖然在其他地方很常見,卻是我們第一次在深圳見到這種鳥。這隻黑水雞應該是一隻亞成鳥,身上灰突突的還有幾點白斑,而且嘴巴還沒有變紅。我們還見到了蒼鷺捉魚:它原本一動不動地站在湖心的淺灘上,忽然就轉過身來飛向我們所在的方向,在離我們五米左右的樹叢後面消失了幾秒鐘后,再飛回原位時,嘴巴裏邊已經叼了一條撲騰撲騰的大魚,它仰著頭顛了幾下,大魚就消失在了它的喉嚨中。我們還見到一種非常小巧又結實的小黑鳥從水中飛出來,藏在了草叢里,一共見到了兩次,不知道是什麽鳥,希望下次還會見到(其實有可能衹是翠鳥)。

回來時用自帶的飯盒買了腸粉。在那同一條街上沒走幾步,就見到一隻家燕站在一根柱子的頂端休息。再一轉身就見到路邊有個水果攤,擺著一箱非常漂亮的小草莓——它們因在地里自然成熟后,幾乎被太陽烤出焦糖來而呈現出深紅色,甚至有點皺皺的——但絕對是好草莓。我用原本裝飯盒的布袋裝了滿滿一袋,才花了25元,價格低得不可思議。那草莓大概是我人生中吃過最好吃的草莓,個個都香甜無比。

分類
生活

Wednesday,19Feb2020

6點起床,早餐自製紅薯派,牛奶咖啡和桔子。天氣晴朗乾燥,清涼,空氣不錯,但遜于昨日。

早上來到荔香公園時,保安都還在亭子里吃早餐,但已經有些人在跑步了。分別見到一隻灰喜鵲和一隻喜鵲在樹枝上築巢。南山圖書館門前,烏鶇婉轉的歌聲回蕩在高樓之間。

下午在樓頂俯瞰,發現南山圖書館和南山文體中心前的廣場,都有人在散步,發呆,或帶著小孩玩耍。其實我覺得現在才是最需要提防著疫情的時候吧。

對了,這兩天回小區,都沒有人看我們的通行證了。昨晚甚至有快遞員直接把包裹送到我家門口。

忘記說,前天晚上,我們曾收到一個奇怪的包裹,裏面是一大瓶酒精洗手液,和兩小瓶免洗洗手液。完全不知道是誰寄來的。毫無綫索。

分類
生活

Tursday,18Feb2020

六點半起床,早餐自製紅薯豆渣派,牛奶咖啡和蘋果。天氣晴朗,空氣不錯,有回溫。乾燥。

早上的荔香公園非常喧鬧,黑臉噪鶥的叫聲環繞左右。一隻夜鷺蹲伏在小湖邊的樹枝上,小鷿鷈遠遠地游著。

分類
生活

Monday,17Fec2020 晴空,降温

15日星期六,早上起来晚了半小时,小龙死活不肯出门,于是午饭后我自己去了荔香公园,天气既闷热又潮湿,但溜娃和散步者众多。大部分鸟儿都在忙着访花,除了一小群叽叽叫的斑文鸟,仍在草坪上一跳一跳地慢慢移动着找草籽吃。那天晚上打雷下暴雨,听起来很像是夏夜的声音。

16日星期日,早上六点起床,去了很多年都没去过的“荷兰花卉小镇”,也就是前海公园。因为太早了,而且风大降温,门口的保安都懒得理我们似的,没有给测体温。公园里有一条落满火焰花和木棉花的沥青路,还有一个长长的湖,湖心站着一只惨兮兮的苍鹭,湖边的树上还呆立着很多只夜鹭和池鹭。站在湖边拍照时,又惊动了原本在水草中栖息的四只小鷿鷈亚成鸟,而拍小鷿鷈远去的身影时,发现对面不紧不慢地游过来两只番鸭。

午饭后,陪小龙去公司拿设备并邮寄设备给他无法返深上工的同事,刚到科技园就开始下小雨——然后就一整个下午都在飘雨。后来又走路去前海,给他另一个同事送设备。一路上见到很多农民村的出入口,都是用共享单车叠罗汉一样地封起来的,十分可笑。这一天见到很多拖着行李箱的人,似乎很多人都要准备开始上班了。

17日星期一,也就是今天,六点十五起床,天气晴朗干燥,空气不错,大降温。

早上洗漱完就出门往前海那边走,在昨天见过的一家肠粉店,用自带的饭盒打包了两份蛋肠,然后立刻回家开心地吃掉了。肠粉非常好吃。不过没有去任何公园绿地,有点可惜。真的很多天都没有过晴天了。

分類
生活

Friday,14Feb2020

七點起床,早餐自製紅薯派和豆渣派,牛奶咖啡和蘋果。溫暖潮濕,空氣不錯。

早上被雷聲驚醒,但出門時雨已經停了——直到我們回到家,才又重新下起來。到處都是噪鵑一聲比一聲高的求偶叫聲,很有夏天到來的感覺。

分類
生活

Thursday,13Feb2020 春雷滾滾

七點起床,早餐自製紅薯派,牛奶咖啡和蘋果。小雨轉小雷雨轉多雲,溫暖潮濕,空氣不錯。

早上本來一起床就在下雨,出門時卻停了。一來到荔香公園小湖邊,就嚇走了一隻翠鳥。湖邊的杜英樹上,開了幾朵小白花。荔香公園門口的紫花風鈴木,雖然已經長滿了樹葉,卻開了兩枝稀稀拉拉的花朵。越來越常聽見噪鵑的叫聲。回到小區時,發現空中飛著一隻奇怪的“鳥”——飛行速度極快,簡直像是昆蟲——原來是一隻蝙蝠。這個時候還不睡覺,看來是個……“日貓子”?……

回到家,外面不僅雨下大了,還打起雷來,甚至還扯了一道閃電。這是今年春天第一次雷雨和閃電。家中空氣濕度很大,連煮個米飯,烟霧警報器都頻頻報警。保安上來敲了門以後,聽見我們走向門口的脚步聲,立刻叫到:“不用出來了!”

在樓道里遇見保潔阿姨,她說她每半個小時就要給電梯的消毒,說如果這棟樓里有一個人感染了病毒,她們就需要負全責。多可笑啊!一個沒有任何權力的人,卻需要負這麽大的責任!我終于明白爲什麽“基層幹部”做事方法那麽激進了——爲了避免成爲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