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Wednesday,04Dec2019 垃圾分類第一天

七點半起床(藉口是昨晚去華夏小劇場看了短片節的新視角單元),早餐手撕自製麵包平底鍋烘一下,牛奶咖啡,桔子。天氣晴朗乾燥,溫度同前兩日相同,空氣不錯。

心心念念的垃圾分類終于開始了,早上我們把牛奶盒和啤酒罐洗净壓扁了送去垃圾回收處時,發現那裏已經有五六個工作人員守著;但搞笑的是,他們讓我把牛奶盒和啤酒罐仍在一個混合了各種垃圾的大塑料桶里;我表示我已經把它們洗乾净了以後,他們才把易拉罐扔在紙箱里,把紙盒扔在樓梯下的一堆紙箱上面。

樓下地鐵施工越來越誇張了,博物館後門前的公交站已經整個拆除,每天等紅燈的路口也衹剩下一個小小的過道了。

一來到深大,就被一隻非常漂亮的鵲鴝吸引。衹見它靈巧地騰空一跳,就啄到一隻小飛蟲,飛蟲落在地上,它立刻就叼起來吃掉了。

在杜鵑山又遇見一隻不認識的校貓蹲伏在路邊,把頭埋入草叢里,似乎是在伺機捉鳥。返回時,又遇見了另一隻,團成一團趴在草叢里打盹曬太陽,可惜被我打攪了。

在蓮花池石板路起始點,原本是在追一隻褐柳鶯,結果見到一隻蒼背山雀正在啄椰子樹的樹幹。然後又聽見一陣非常尖銳的叫聲,循著聲音一看,原來是棕背伯勞正在追捕白鶺鴒……不過伯勞終究是失敗了。

走進荔香公園的小門時,聽見一種美聽過的鳥叫,覺得應該是某種鵲,結果追了很久也沒拍到個鬼影。

荔香公園跟深大的鳳凰樹,早在六月份就開敗了;但往大板橋去的那條路上的鳳凰樹,直到現在都還開花,真是奇怪啊。

分類
生活

Tuesday,03Dec2019遇見長尾山椒鳥(Femal)

七點十五起床,早餐是自製白麵包現烤(發麵一整宿),牛奶咖啡,蘋果。天氣晴,空氣不錯,同昨天一樣寒冷乾燥,小龍已經換上襯衫加薄衛衣了。

一大早,就有幾隻白頭鵯站在窗外平臺上開心地聊著什麽。小龍用那支陳年望遠鏡看了一會,覺得還挺好用的。

還沒走進深大,就見陣陣白烟彌漫校園,無數衣衫斑駁、面容疲憊的學生,邁著如喪尸般的步伐,接踵摩肩地奔走在瀝青車道上……好吧,其實是一年一度的校園馬拉松大賽。不知道爲什麽這種比賽上一定要抛灑彩色粉末,雖據説是無毒,但聞起來很嗆。

可能由於這幾天降溫,杜鵑山上的人更少了,平時在山上念英語的、練朗誦的還有打太極的,全都不見蹤影。不過那個曾見過幾公斤重大蛇的拍腿大叔,仍是每天都見得到。在林中一條小路上躡手躡脚地走時,見到一隻身材細長的鳥停在枝頭,剛一按下快門,它便立刻飛走,落到另一棵樹上;這次趕快拍下一張,想錄像卻不知道爲何按鈕失靈,按了幾下都沒按下去;而最後終于按下去時,鳥也已經飛走。看回拍到的那張照片,發現原來是長尾山椒鳥雌鳥,半個月前曾在桃源村見過的。不過那次那隻鳥非常享受地在淋浴,把羽毛全部蓬了起來,所以看起來很肥,這次這隻苗條得多。

在文心湖再次見到小鷿鷈,不過衹見到顔色淺的那一隻。牛蛙不見了蹤影,我很爲它的蛙身安全感到擔憂。

分類
生活

Monday,01Dec2019降溫

七點半起床,早餐曼思諾吐司,牛奶咖啡和蘋果。天氣晴,空氣可以,有明顯降溫。

過去的這個周末,兩天下午都去大沖的百老匯看巴西影展的電影。雖然電影都非常棒,但觀影人數很少,非常可惜。周六看完電影走回家的路上,見到深大一棵平常不注意的樹上,結了很多李子般的小果子,聞起來有清香的味道。我把掉在地上的撿了一顆回家,但還是不知道它到底是什麽果子。

今早再次見到兩隻小鷿鷈——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它們在天鵝新居附近分別潛水覓食,等到終于吃飽了,才一起漂在湖心整理羽毛。也有幾個老年攝影愛好者注意到了它們。

因爲降溫的緣故,鳥兒們都把羽毛弄得蓬鬆起來,所以好像都胖了一圈似的~。

分類
生活

Friday,29Nov2019遇見翠鳥

七點半起床(無藉口),早餐潮州紅豆餅,牛奶咖啡和桔子(從昨天起,早上用來兌咖啡的牛奶需要加熱了)。天氣晴,早上空氣聞起來不錯。溫度同昨天差不多,穿短袖已經會有點冷了(不過散步回來還是微汗)。

在杜鵑山聽到一種熟悉的小鳥叫聲,於是跟蹤了好久;但是它動得比暗綠綉眼鳥都快,所以什麽都沒拍到。不過有那麽幾秒鐘離我非常近,甚至對視了半秒——我確定它就是褐柳鶯。其實杜鵑山也算是“濕地環境”吧,畢竟隔一條車道就是文心湖。

在蓮花池雖然沒有找到牛蛙,卻見到了一隻翠鳥——我先被它超聲波一樣具有極强穿透力的叫聲吸引,然後才發現站在枯萎蓮蓬上的那隻亮晶晶的小鳥(翠鳥不都是雨天才會出現的嗎?前幾天還跟小龍討論過,一整個秋天沒下雨,那麽深大的翠鳥去哪裏了的問題)。比起天鵝新居高高的欄杆,它站在蓮蓬上的話,似乎更容易被拍到捉魚的畫面;然而我相機對著它有五分鐘,它都衹是左右看看,上下看看,并像彈簧一樣調整自己的身體;直到我灰心地按下停止鍵,它才猛地沖向水面……。

文心湖的蘆葦叢中,一隻雌性綠頭鴨似乎仍在孵蛋,但我看見它旁邊有一隻小鴨在游泳,仔細一看卻又不見了;於是盯著那附近看了很久——發現那其實是一隻小鷿鷈!但衹有一隻,而且顔色較淺,可能是雌的那一隻。

最近杜鵑山上的薇甘菊被手動清理過了,很多其它非入侵物種也收到牽連,所以到處是被扯斷的藤曼,枯黃一片;使君子再也沒有開花了,九里香也是;閉鞘姜的花瓣枯萎了一個多月了;雙莢決明大多都開敗了,挂滿圓滾滾的豆角。

走在環荔香公園的散步道上,好幾處都可以聞見桂花的香甜氣息。

分類
生活

Thursday,28Nov2019降溫

早上七點十五起床(昨晚去百老匯看巴西電影節,回來時十點半了),早餐自製巧克力瑪芬和潮州紅豆餅,牛奶咖啡和桔子。天氣晴,早上空氣尚可,但有明顯降溫。

早上離開文心湖邊往杜鵑山走時,見到貓須草附近的金鳳花樹上有一群黑臉噪鶥在狂叫,仔細一看,附近還有兩隻悄無聲息的紅嘴藍鵲。

返回時,在大量紅耳鵯的“干擾”下,勉强找到一隻大山雀和兩隻雄性叉尾太陽鳥。樹叢中也有很多暗綠綉眼鳥,不過裏面也混著一種我一直不太認識的小鳥,眼睛上有一道淺淺的眉毛。我覺得它也許是“褐柳鶯(學名:Phylloscopus fuscatus)”。香港濕地公園的網站上介紹了這種可愛的小鳥,說它“是濕地公園常見的秋季過境遷徙鳥及冬候鳥”;雖然我并不是在濕地見到它的,但看起來真的很像。

在蓮花池找了好久才找到牛蛙——它現在似乎也學會了低調呢。可惜今天找了一圈也沒找到昨天的兩隻小鷿鷈(它們也許覺得這裏太吵了吧)。

分類
生活

Wednesday,27Nov2019再次見到小鷿鷈!

七點起床,早餐自製巧克力瑪芬,牛奶咖啡和桔子。天氣晴,有霧霾,升溫。

早上跟小龍一起去蓮花池時沒有見到牛蛙,但我返回時找到了它,也許它也是要等有陽光時才會出來。在杜鵑山瞥到一隻圓乎乎的小鳥在路上走,但它一見到我,就悄無聲息地步入草叢中。

走到文心湖邊常有人喂魚的那片鵝卵石灘時,就在離岸邊非常近的地方,居然停著一隻小鷿鷈!它一看到我,就迅速貼著水面飛遠了,還好我用長焦迅速跟了過去,結果發現那其實是一對——而且身披繁殖羽(雖然嘴巴是黃色),一看就是成年鳥了!所以跟之前見到的不是同一隻。維基百科上說,如果其栖息地冬季結冰,它們就會遷徙到暖和的海邊去,所以也算是來深過冬的候鳥了吧!愿它們能夠在這裏長久地生活下去。

分類
生活

Tuesday,26Nov2019小小降溫

七點起床,早餐自製巧克力瑪芬,牛奶咖啡和蘋果。天氣陰有時晴,小霧霾。早上似乎比平常涼,但中午出去還是很熱。

今早沒見到牛蛙;去茂雄買菜的時候,本來想看看樹鷚,結果那片小草坪有兩個工作人員用吹風筒吹落葉,所以什麽都沒見到。

西番蓮和紅花西番蓮的花開過后,似乎會整朵掉下來,所以才看不見結果(難道都是雄株嗎?)。

分類
生活

Monday,25Nov2019遇見紅喉歌鴝

七點起床,早餐是橄欖油烤南瓜、牛奶咖啡和蘋果。天氣多雲轉晴,小霧霾。

周六上午去深大終于又見到了開花的西番蓮——果然它們就是要照到陽光才會開花。小龍開著GPS,把杜鵑山上的小路都走了一遍,以便上傳到Openstreetmap中。周日約了JZ爬塘朗山,走了跟上周一模一樣的路綫。

今早返回時,遇見一隻紅下巴的小鳥,走起路來像烏鶇與白鶺鴒的結合體,在鑲著鵝卵石的水泥地面上Z字前行,最終跳入草叢不見蹤影。回來谷歌了一下,原來其名爲“紅喉歌鴝(学名:Calliope calliope)”,是一種在幾乎全國各地都可以見到的小鳥。下巴紅色的爲雄鳥,雌鳥顔色要樸素得多——我也許曾見過雌鳥,或許還拍到過。

就快離開杜鵑山時,聽見一串熟悉又焦急的鳴叫;循著聲音找了一會,終于在一條紫荊花的樹枝上,找到一隻漂亮的雄性叉尾太陽鳥。它可能是在呼喚同伴,一邊叫一邊左右張望,即使見到我,也沒有要躲起來的意思,持續叫了好幾分鐘。後來雖然沒見它達成任何目的,卻終于不再呼喚,改爲斷斷續續的短促叫聲,開始跳來跳去地吸食紫荊花蜜——甚至跳到離我衹有一米遠的枝條上來……。

在蓮花池邊再次見到紫紅蜻蜓——原來它比我記憶中小那麽多啊!還有一種淺藍色的、很小的蜻蜓(不是任何一種蟌),可惜沒有拍到。秋天以來,似乎見到好幾種小型蜻蜓了。

分類
生活

Friday,22Nov2019繼續升溫

由於昨晚看了藝穗節南山文體中心的演出,今早七點半起床(一起床就聽見外面有紅嘴藍鵲帶著濃鬱熱帶風情彈舌音的高亢歌聲)。早餐自製紅糖西梅果醬瑪芬,鳳梨酥,牛奶咖啡和桔子。天氣晴朗,有霧霾,繼續升溫。

在蓮花池邊,小龍終于也見到綠頭褐身大青蛙真面目,它仍是一動也不動地漂浮在荷葉上,面帶一絲微笑。很久沒見到毛西番蓮開花了,我們看著長大的那幾顆果實,也好像被冷藏了一樣地保持翠綠色,沒有要變成熟的跡象。返回時遇見一隻畫眉,它本來站在地上,見到我后立刻跳入路邊的樹叢。我小心地跟過去,它於是也越走越遠了。

昨天拍到的、以爲是叉尾太陽鳥雌鳥的小鳥,昨晚看照片才發現,它其實是一種我不認識的鳥,身體灰色,眼睛上面有一條細細淺淺的白眉。今天我懷疑又遇見了它,但沒有拍到照片說什麽也沒用。

紅花西番蓮跟西番蓮似乎都是夜裏會睡覺,白天才開花的,所以早上散步就是很難看見花朵。不過它們一朵花可以開很多天,不像毛西番蓮那樣每一朵衹有一天壽命。

再次來到蓮花池的時候,又見到那隻青蛙,但已經換了一個位置了。

文心湖有鵝卵石的那一邊,每天早上都有一群帶娃的人用麵包喂魚,每天也都有一隻池鷺利用這個機會覓食。不過今早,我看見那些人在喂新來的小鴨子,就不得不去阻止了——其實就在五米外的一棵樹上就挂著“嚴禁喂食”的牌子。

今天終于查到,月初在澳門見到的一隻身材瘦長、烏黑發亮的鳥,名叫“大卷尾(學名: Dicrurus macrocercus)”。

分類
生活

Thursday,21Nov2019小小升溫

由於昨晚去B10看了德國民謠金屬樂隊Finsterforst的演出,所以今早七點半才起床。早餐自製紅糖西梅果醬瑪芬,牛奶咖啡,蘋果。天氣晴朗,空氣一般(其實最近的空氣一直是上午不錯,晚上變差的規律)。

今早不僅確認到所有的天鵝家庭幼崽都存活,還見到另外一群新來的小鴨子——十隻少年鴨。從沒有親鳥在附近可以説明,它們絕對不是文心湖里的鴨子們自己孵化的。不太明白學校方爲什麽要引進這麽多鴨子。

在杜鵑山遇見幾隻非常呱噪的紅嘴藍鵲,還有一隻旋著樹幹一邊鳴叫一邊覓食的叉尾太陽鳥雌鳥。沒有見到任何陌生鳥,但凡樹叢里有細細簌簌的聲音,仔細一看都是紅耳鵯。

之前在荔香公園注意到一種樹幹綠色、開綠色小花卻沒有葉子的樹,原來我當時觀察不夠仔細。那其實不是“樹”,而是黃邊龍舌蘭的花。

最近報喜斑粉蝶(學名:Delias pasithoe)數量似乎增加了,每天都會遇到一兩隻。下午五點的時候,甚至看見窗外就飛著兩隻,有一隻還撞到了我家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