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Friday,08Nov2019

六點半起床,早餐胡辣湯,自製麵包水煎,蘋果。天氣晴朗,有霧霾。

今早一來到文心湖,就見到一隻從沒見過的、非常小的、橘紅色的蜻蜓停在樹枝上。它的肚子比平常見到的蜻蜓都短小許多,翅膀也是橘紅色,但末端比較透明。

在杜鵑山,小龍發現有棵滴水觀音的一片葉子很奇怪:從正面看像是有一條被縫合的刀疤,葉子的反面,“刀疤”正對著的則是兩片波浪形的小“飛邊”,就像是蕾絲花邊一樣,非常有趣!同一片葉子上,這樣的小傷口(小飛邊)共五處。

昨天早上見到的毛西番蓮花骨朵,今早果然開花了。這種植物似乎每一枝都是次第開花的。這時,附近有熟悉的鳥叫聲,我們循著聲音看過去,覺得是叉尾太陽鳥的雌鳥。可是我拍下來仔細一看,發現它雖然體型跟顔色跟太陽鳥雌鳥很像,可是它嘴巴并不是彎曲的(除此以外,其他特徵還是很像)。

返回時走了與平常不同的路,於是遇見了疑似百香果的花(也就是“西番蓮”)!有很大一叢,但全部都是開敗了的、蔫嗒嗒的花,沒有一朵正在盛開的;所以雖然可以看見花心裏面捲曲的花蕊,卻不能百分百確定就是百香果的花——而且也沒有見到百香果的果實。

從維基百科中瞭解到,百香果名字的由來其實很有趣:這種植物原產自南美,西班牙傳教士覺得它的花像是刑具,於是取名Passioflos,譯成英文就是Passion Flower,意思是受難花(所以譯爲“熱情果”是錯誤的)。而百香果雖然香氣濃鬱,但其名稱中的“百香”卻是“Passion”的音譯而已。

今天早上在杜鵑山,我還見到了第三種西番蓮——就是去年冬天才第一次見到并認識的、妖艷無比的紅花西番蓮。雖然衹開了一朵花,但周圍的花骨朵已有不少了。於是我特地去看文心湖邊的那叢紅花西番蓮,發現果然也開始結花骨朵了。

在杜鵑山“外環小路”上,還見到一株開花的大頭茶。那條小路上陽光最好,簕杜鵑和黃槐決明都開得正絢爛,還有香噴噴的紫荊花;紅耳鵯和白頭鵯開心地唱著歌飛來飛去。衹是附近工地和幼兒園的喇叭聲太吵。

在前兩天見到紅嘴藍鵲的那棵結果的樹邊,今天又遇見了灰喜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