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Friday,20Dec2019 近距離見到直立小鷿鷈

七點半起床,早餐綠豆餅,牛奶咖啡和臍橙。天氣陰轉晴,有霧霾。

早上在杜鵑山,本來被褐柳鶯的叫聲吸引,結果拍到的小鳥好像并不是我認識的任何一種鳥——周身灰綠色,翅膀上有一條白色(也有可能是淺黃色)條紋,肚子和腰後面白色,尾巴和翅膀尖黑色,長長的淺黃色的眉毛在嘴尖相接。它在灌木枝間快速穿梭,動作快得就像是會瞬移一般。

在蓮花池中的小路上,正驚喜地發現一隻翠鳥站在湖邊小樹上,又立刻見到一隻小鷿鷈浮在沒有花的那個水池里梳理羽毛。過了一會,小鷿鷈甚至爬上一塊突出的石頭,像企鵝那樣直立著站在上面。翠鳥每過半分鐘就沖入水中,但五次入水,衹有一次捉到魚。因爲路過的一個人不停地向我問這問那,我沒能安靜地拍攝,找個藉口提前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