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Monday,11Nov2019

七點十分起床,早餐自製玉米瑪芬,牛奶咖啡,蘋果。天氣晴,有霧霾。

昨晚去往深大時,見到荔香公園的草坪上,有兩棵大樹開滿了淺粉色的花朵,非常美麗。但是那草坪上人山人海,難以接近。於是今早趁草坪上沒人,才走近了去看——原來是兩棵生長了多年的美麗異木棉。附近有一隻鵲鴝在覓食,剛開始時還很顧忌我們,但沒過幾分鐘,就已經十分大膽地站在距離我們兩三米的地方了。

昨天下午去深大時,還在杜鵑山見到一種從來沒有見過的鳥:深藍色翅膀上左右各有一條白斑、黑色臉蛋、黃色胸脯,體型與鵲鴝相仿。它獨自、安靜低調地飛來飛去,膽子非常小。昨晚我們還找到了上周五我見過的百香果的花,而且有四朵是盛開著的。

不過今早我再去時,又是全部凋謝的狀態了。今天也沒有新的毛西番蓮開花。倒是上周見過的小毛毛蟲,已經長成一條大蟲,并且把它正在吃的那株植物的葉子吃光光了。

文心湖里,在蘆葦最東邊的那個窩里孵卵的黑天鵝,已經孵出三隻小毛球出來。而之前另一對天鵝夫妻的獨生子,個頭已經明顯變大,連脖子都長長了。更別提那三隻少年天鵝,他們的身材已經與成年鵝差不多,現在都很少有人拿他們當小天鵝看了。

上周十分受歡迎的那棵結滿小黃果的樹,果子已經差不多被吃光了,在附近也看見紅嘴藍鵲。倒是被一個呱噪的聲音吸引,循聲望去,見到一隻灰喜鵲正站在異葉南洋杉上大叫。

前往茂雄買菜的路上,荔香公園的一塊光禿禿的草坪里,忽然瞥見一隻“麻雀”在走路,感到十分奇怪;停下來仔細一看,果然不是麻雀!雖然它跟麻雀大小和顔色都類似,但它胸前的花紋像是歌鶇,尾巴一翹一翹的樣子像是白鶺鴒,而且眼睛上面有一條白色的“眉毛”,也是一種我從來沒見過的鳥。它們也很怕人,雖然我一直站著沒有動,它們看見我之後也越走越遠。

今天早上,公安局出入境辦事廳所有自助辦證的機器全部壞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