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Monday,16Dec2019 周六去了南生圍

八點起床,早餐潮州板栗餅和咸酥餅,牛奶咖啡和蘋果。天氣陰,空氣一般,但濕度回來了。

過去的這個周六,去香港南生圍走了一大圈,搭了曾經搭過的那艘人力小船,然後看見很多種從沒有在香港和深圳見過的鳥,比如:黑翅長腳鷸、反嘴鷸、琵嘴鴨、鸕鷀、黑水雞、青腳鷸(可能),還有蒼鷺、一隻紅尾鴝雌鳥、一對尾巴閃著藍綠色光澤的喜鵲,和一種不認識的長尾巴黃色小鳥。灘塗里到處是大彈塗魚和紅紅的招潮蟹,還見到一隻被我們嚇慘了的大烏龜。中午餓了的時候,跟一個不會講普通話的阿姨買了鹽焗蛋和煮玉米。下午快三點時才在元朗一家小茶餐廳吃了午飯。

周日陪小龍去西麗剪頭髮。

時隔兩年沒感冒,這次從周四周五就喉嚨痛(吃了龍角散),周五晚和周六晚沒睡好,於是周日下午加重(睡前吃了川貝枇杷膏)。不過周日晚睡得很好(雖然盜汗),周一下午起已經痊愈的路上了。

那麽現在說回今早。早上在杜鵑山遇見一隻白頭黑身(黑藍黑藍的)的小鳥,悄無聲息地停在我面前兩米遠的樹枝上,停下來時尾巴緩緩地一翹一翹地,不過我沒有拍到照片。在荔香公園里往買菜方向走時,遠遠就看見一條人行道上有一群樹鷚在覓食,數了數,一共有九隻。我一點點地慢慢靠近,沒有引起它們的注意。不過我相機沒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