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Monday,22June2020

上個周六我們起個大早走去松坪山公園,路過荔香公園時,見到草坪上好多好多鳥,小湖里還有池鷺站在荷葉上。黨建公園里也有很多鍛煉的人,還有一大群人站在臺階上,附近有攝影的、錄音的,還有人拿著提詞板,仔細一看,上面寫的居然是入黨宣言!真是十分搞笑。一來到松坪山公園的湖邊,我們立刻見到一隻白胸苦厄鳥,過了一會,還見到了一隻幼鳥!不過它們都非常警覺,幼鳥一發現我們就立刻鑽進草叢,而親鳥則裝模作樣地叫喚著似乎想轉移我們視綫。後來我們聽見黑水雞的叫聲,就繞著湖去找——很快就發現一隻正站在湖心的一小塊突起上。再繼續走,又見到了另外兩隻:成年黑水雞和它的寶寶。比起上次見到時,效黑水雞已經好看很多了,原本黑乎乎光禿禿的頭,已經變得眉清目秀的。湖的周圍到處都是彩裳蜻蜓,我從沒在別處見過這麽多。繞湖一圈后,我們覺得該回家去了,不過我還想再去看看白胸苦厄鳥的幼鳥。結果一走過去,就立刻看到了!它正銜著一條小魚,小魚很滑,一部小心就掉到了荷葉上!衹見它不慌不忙地撿起來,慢慢吞下去了。不過這時候它也發現了我們,一個箭步就竄進了蘆葦叢。

今早發現荔香公園小湖里的水草全部都被清理出來,堆在岸邊,一隻池鷺站在荷葉上。池鷺跟白胸苦厄鳥都要在水草里築巢的!於是跟門衛詢問了投訴電話。打過去以後,對方很客氣,表示會向上級反映的。

很久很久沒見過白腰文雀了(不過這是上周畫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