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Monday,23Mar 2020 廢棄工地拆除作業進行中

七點起床,早餐自製蒸薄餅卷煎蛋和香蕉,牛奶咖啡。天氣晴朗,溫度很高,空氣不錯,有南風,空氣不錯。

上個星期的某一天,廢棄工地的小狗忽然全部不見蹤影,祗剩下一隻小黃狗,每天躲在一個堆滿廢磚塊的角落里。廢磚塊上還堆著一團衣服和一坨香蕉,有生的有熟的,我猜是有人摘下來打算喂它吃的,但很顯然都沒有被動過。我們喂了點東西給那隻小狗,還把其中一條香蕉的皮剝開,但當天晚上小龍來看時,發現我們喂的東西已經被添得乾乾净净,香蕉卻仍沒被碰過。

還有一天早上,發現它不在平常待著的地方,而是跟那隻雌性成年犬一起趴在消防車下面。不過後來幾次都仍是在原來那個角落找到它。其它所有小狗仍舊全部不知去向,很讓人擔憂。

周日去看時,發現工地已經在進行拆除了,很多樹被砍掉了,包括很多棵香蕉樹、荔枝樹和一棵木瓜樹。還有一大排開著紫色小花的灌木和結了果的假連翹。但破舊的涼亭沒有被拆除,還有幾棵香蕉樹也十分突兀地被留下了。所以很難猜測他們是要拿這裏做什麽用途。我們還發現了一大棵枇杷樹,上面結滿了綠色的小枇杷,不知道我們有沒有機會見到它成熟。

周日的早上,我們又去深圳灣看鳥了。因爲約了蔣卓六點鐘在她家樓下見面,所以我四點半就起床(烏鶇們已經在唱歌),五點半出發。到蔣卓家樓下時剛好六點,天已經亮了。她掃了一輛共享單車來踩,我們兩個走路。經過人才公園,繞著公園内的湖,走到深圳灣。早上霧氣很重,太陽紅紅的。有幾隻顔色特別黑的黑頸椋鳥在路邊覓食。來到海邊時,潮水是退下去的狀態,但退得不是很遠。灘塗上的鳥不是很多,也沒見到前幾周那樣的一群群候鳥飛過。過了一會,水慢慢漲上來了,鳥就更少了。我們都注意到,很多海鷗都長出婚羽,下周能見到的肯定會更少。不過這天見到了琵嘴鴨以外的兩種野鴨,其中一種有著金色的眼睛和油黑的羽毛,不知道是某種潛鴨還是某種鷿鷈呢?

我們站在海邊吃著毛豆和香蕉,直到海水完全漲上來,而且所有的鳥都飛走(事實上,它們基本上是被用吹風筒吹樹葉的聲音嚇走的。那吹風筒每響一次,鳥都會飛走一批)。看完鳥,我本來建議各回各家,但蔣卓很不甘心,於是我們沿著海邊走到歡樂海岸,在常去的那家西餐廳吃了早餐。然後走到深南大道,沿著深南大道走到廢棄工地,再走去荔香公園,最後回到我們家。

説起來,我們已經有一周多沒有見到荔香公園的小鷿鷈了。上周那個小湖還被清理過一次荷葉,它肯定被嚇走了吧——如果不是在那之前就已離開了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