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Monday,25Nov2019遇見紅喉歌鴝

七點起床,早餐是橄欖油烤南瓜、牛奶咖啡和蘋果。天氣多雲轉晴,小霧霾。

周六上午去深大終于又見到了開花的西番蓮——果然它們就是要照到陽光才會開花。小龍開著GPS,把杜鵑山上的小路都走了一遍,以便上傳到Openstreetmap中。周日約了JZ爬塘朗山,走了跟上周一模一樣的路綫。

今早返回時,遇見一隻紅下巴的小鳥,走起路來像烏鶇與白鶺鴒的結合體,在鑲著鵝卵石的水泥地面上Z字前行,最終跳入草叢不見蹤影。回來谷歌了一下,原來其名爲“紅喉歌鴝(学名:Calliope calliope)”,是一種在幾乎全國各地都可以見到的小鳥。下巴紅色的爲雄鳥,雌鳥顔色要樸素得多——我也許曾見過雌鳥,或許還拍到過。

就快離開杜鵑山時,聽見一串熟悉又焦急的鳴叫;循著聲音找了一會,終于在一條紫荊花的樹枝上,找到一隻漂亮的雄性叉尾太陽鳥。它可能是在呼喚同伴,一邊叫一邊左右張望,即使見到我,也沒有要躲起來的意思,持續叫了好幾分鐘。後來雖然沒見它達成任何目的,卻終于不再呼喚,改爲斷斷續續的短促叫聲,開始跳來跳去地吸食紫荊花蜜——甚至跳到離我衹有一米遠的枝條上來……。

在蓮花池邊再次見到紫紅蜻蜓——原來它比我記憶中小那麽多啊!還有一種淺藍色的、很小的蜻蜓(不是任何一種蟌),可惜沒有拍到。秋天以來,似乎見到好幾種小型蜻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