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Thursday,12Mar2020

六點半起床,早餐自製烙餅卷KFC炸鷄,牛奶咖啡和木瓜。天氣晴轉陰,小升溫,空氣一般。

早上喂了一點鷄肉給四隻小土狗,不過好像太少了,它們一下子就吃光了,然後就一直跟著我,直到我走出它們的領地。

今早又特地去看了昨天發現的,樹鵲的巢。帶小龍去看時沒發現什麽特別的;但我返回時,發現巢内臥著一隻鳥——可以看見它的頭和嘴巴。但當我端起相機時,那鳥已經察覺到了危險,悄無聲息地不見了。我站在樹下等了一會,見到三隻灰喜鵲,一邊呱噪地叫著,一邊從深大北門飛過來。它們很快就發現了我,然後又尖叫著飛回去了。

晚上小龍說,小狗們生活的那條密道——那片廢棄的建築工地,有工人在熟練地探查場地。所以其實那裏并沒有被“廢棄”,衹是“閑置”而已。而現在似乎要開始被派上用場了,也許過不了幾天,我們就不能再從裏面走了。最主要的是,不知道小土狗們何去何從。小龍還説,荔香公園我們每天走的小門的“漏洞”也被補上了,不過他又找到一個新的漏洞。

分類
生活

Wednesday,11Mar2020 見到樹鵲

七點起床,早餐昨天打包的KFC華夫餅,甜玉米,牛奶咖啡,菠蘿和香蕉。天氣陰,小降溫,空氣還可以。

早上在荔香公園小湖里見到小鷿鷈正快樂地潛水覓食。然後又在秘密通道見到了狗子們。它們原本不在那裏,我向裏面走了一段之後,四隻小狗才汪汪叫著向我跑過來。不過這次我沒有逃跑,而是嘗試跟它們説話。它們并沒有惡意,可能衹是希望我能給點吃的。

小龍去公司以後,我又在那片荒地逗留了很久,因爲那裏有很多平常不太見得到的野花野草。四隻小狗的leader——那隻小黃狗,又單獨出現過一次,它向我跑過來,用憂鬱的眼神盯了我一會兒。就在這時,我聽見不遠處有“喵喵”的叫聲——這種叫聲經常出現在草叢和灌木叢中,雖然很像貓叫,但肯定是鳥類發出的,衹是我一直沒有找到到底是什麽鳥——現在我知道了,是灰頭鷦鶯。還有一種“鶯”也活動在這周圍,身材很像褐柳鶯,但眼周是灰色的。我沒能拍到一張清晰的照片。

回去的路上,在深大公交站後面的綠化帶里,見到一隻叼著樹枝的鳥。我跟著它飛行的軌跡,追蹤到了它的巢。我一直盯著它,直到它完成編織后跳出來,才發現這似乎是一隻樹鵲。我不記得上次見到“樹鵲”是在什麽時候了。

下午在樓頂,發現那排從過年時就停工了的、新建的住宅樓,也開始開工了。南山醫院被拆除的門診樓廢墟里,所有混凝土里夾雜的鐵絲,也已經都被拆出來運走了。

分類
生活

Tuesday,10Mar2020

七點半起床,早餐自製豆沙玉米包,牛奶咖啡。天氣陰轉晴,溫度舒適涼爽,空氣不錯。

最近,綠黃葛樹原本光禿禿的枝幹,又重新長回了葉子,嫩綠嫩綠的非常好看,人行道上也掉滿了微紅的葉苞。

昨天早上沒有見到四隻小土狗,很擔心它們怎麽樣了,是不是被人抓走吃掉了……。還好今天小龍說它們又出現了。小龍他們公司門口的家燕也回來了,不過他也不確定是兩窩都回來了,還是衹有一窩(一對)。很奇怪它們跑到哪裏去過冬了——難道是印度?或者非洲?嫌棄深圳不夠溫暖嗎?……

荔香公園小湖里的小鷿鷈也已不見了兩天。

分類
生活

Sunday,08Mar2020 早上去了深圳灣看鳥

四點半起床,天氣霧轉陰,空氣一般,溫暖。

昨天下午去樓頂透氣時,見到有好幾群遷徙的候鳥——每群30隻左右——在天空盤旋。太遠了,我們用長焦相機和望遠鏡也看不到是什麽鳥。於是決定今早早起去深圳灣。

今早本來打算五點起床,雖然可能會起不來(因爲沒有訂鬧鐘的習慣),但被四點多就被蚊子吵醒了。於是比預期的提前半小時就起床,洗漱一下,接了一瓶水就出門了。

此時五點左右,外面漆黑一片,沒有一絲風。把口罩摘下來呼吸了一下,立刻又戴上了——空氣非常難聞。沿著南山醫院那邊平常不會走的大道,一路走到海雅百貨——海岸城,然後再走到深圳灣。路上因爲在海岸城公園聽烏鳴,耽誤了小小。那時天仍是漆黑的,公園里回蕩著一隻烏鶇清脆、嘹亮的歌聲,非常動聽。我們站在它停留的樹下,結果驚動了它——這隻鳥忽然從樹上飛到距離我們兩米左右的地面上,面對著我們的方向站了一小下,就飛到遠處另一棵樹上繼續它的演出去了。

一路上陸陸續續遇見一些踩著電動車或單車上班的人,一兩個跑步的人,兩個用高壓槍洗地的環衛人員,還有兩個用掃帚掃地的環衛人員。路上在跑的車基本都是出租車。有一家賣“醬香餅”的早餐店也早早就開門了。

一來到深圳灣公園,天似乎立刻就亮了起來,跑道上晨跑者衆多。海那邊的山披著紗巾,像是座仙山。潮水退得很遠,鳥兒們大多在潮位綫附近覓食;但近處也有一些反嘴鷸和黑翅長腳鷸。八哥也很多,一小群一小群地飛來飛去,十分吵鬧。天上時不時地就飛過大群大群的黑鳥——今天距離它們比昨天近得多,不過我仍認不出到底是什麽鳥,它們全部長得一個樣:黑色,長長的脖子,翅膀扇動的幅度很小。我們都覺得可能是某種鴨子,雖然深圳灣的“鴨子”并不多。在我們見到它們大群大群地自東向西飛之後,過了一個小時,又見到它們大群大群的自西向東飛去。所以也許得它們并不是決定要離開,而衹是在探路什麽的。

就在一個小時内,潮水漲上來了,覓食的鳥兒們離岸邊越來越近。除了反嘴鷸和黑翅長腳鷸,還有很多海鷗。我不太認識那些是什麽鷗,它們個頭不太大,灰色的翅膀,耳處有一點點黑斑。海水漲得很快,灘塗消失后,鳥兒們就成群結隊地向東飛走了。幾隻琵嘴鴨,原本是踩著水,把嘴巴埋在海水里蹚著吃東西的,到後面海水越來越深,就開始頻頻倒立。它們邊吃邊游,最後消失在由鸕鷀把守的紅樹林里。到最後,海里祗剩下一隻呆立的蒼鷺了。離開前最後看到的鳥,是一隻在紅樹林的泥巴里顫動著尾巴的東方環頸鷸(也許)。

我們沿著跟來時差不多的路綫走回家時,已是九點半了。於是在樓下吃了KFC——堂食。

説起來,從上上個周末(3月1日)開始,附近餐廳就已經開始開放堂食了。上周五,樓下所有餐廳都開放堂食。昨天我們去吃了化隆拉麵,今天下午去吃了豬脚飯。不過大板橋的村口仍有重兵把守,村外人一律不得入内,所以要過一陣子才能去買菜了。

分類
生活

Tuesday,03Mar2020 又見到樹鷚

六點四十起床,早餐白粥,自製玉米紅豆包,炒自製酸菜。天氣陰,小降溫,空氣尚可。

小龍身體有點不舒服,但今天是本周“唯二”上班的日子,於是還是正常去上班了。走路穿過荔香公園并從小門邊鑽出去,沿深南大道走到深大北門東邊的一個工地大門處,從大門旁的豁口?鑽過去,有一條雜草叢生的小路,可以快速到達科技園南區。路上有兩棵美麗的木棉樹,碩大的花朵掉落一地,一黃一黑兩隻小狗正在把那些花朵當早餐吃。我停下來想拍它們,引起了小黃狗的警覺,它停止進食,用一種非常憂慮的目光盯著我。不過見我們很久都沒有進一步行動之後,就又放鬆了警惕,繼續吃花。過一會,從遠處又跑來一條小黃狗;過一會,又增加一隻小黑狗……。

跟小龍走到科技園,見到幾棵被水泥地面封得死死的樹。返回時,四隻小狗都不在,於是我往它們原本“吃早餐”的地方走了幾步,結果遠處立刻響起一聲狗叫,剛才的其中一隻小黑狗正跟它的夥伴們通風報信。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四隻小狗已經同時向我奔來,嚇得我落荒而逃……。

深南大道上基本是一列長長的“火車”,車尾在深大北門附近,車頭在哪裏就不得而知了。所有的車以極其緩慢的速度行駛,我們去時是如此,我自己回來時也是如此。

荔香公園里,幾隻灰喜鵲非常呱噪地鳴叫著,從一棵樹飛到另一棵樹。一男一女兩名攝影師,各自用三脚架托著長焦,在緊張地拍攝。在荔枝樹下有一小群樹鷚,正地毯式地搜索著草籽,我才也許它們應該快離開深圳了吧。荔枝樹上的花骨朵們,終于變成細碎的小花了。

分類
生活

Thursday,27Feb2020

七點起床,早餐自製紅豆油炸糕和豆渣派,牛奶咖啡和香蕉。天氣陰轉晴,溫度舒適,空氣不錯。

最近兩天,南山醫院也重新開工了,幾臺機器在那裏咣噹當地震天響,從早響到晚。不過因爲吹南風的緣故,空氣很好。

樓下的肯德基已經可以提供堂食了——雖然我不打算去。

分類
生活

Tursday,25Feb2020

七點起床,早餐自製紅豆包,自製豆渣麻花,牛奶咖啡和香蕉。天氣陰轉多雲,溫暖舒適,空氣一般。

今天小龍是年後第一次去上“實體班”,我們穿過荔香公園,從正門出去,往小白橋方向過門洞,從豪方花園對面那裏上深南大道,然後從科技園那邊繞過深大。我陪他走到深大正門之後就往回走了。深南大道邊的綠化帶里,有一大群八哥在翻翻找找——大概幾十隻——我從沒見過這麽多八哥。

一路上很多很多走路或踩單車上班的人,很多都提著飯盒包。車道上很堵,車行緩慢。荔香公園里跑步的人,大半都把口罩戴在下巴上。已經很多天沒見過有大爺們放風箏了,今天是第一次看見。南山博物館門前停著兩輛大卡車,不知道是要運出還是運入展品。

人們確實認爲疫情快過去了。

分類
生活

Monday,24Feb2020

六點半起床,早餐外帶的腸粉,牛奶咖啡和香蕉。天氣多雲,溫暖舒適,空氣不錯。

多雲的天氣里,朝陽非常美。不過,今天雖然出門得不算晚——七點十五,街上還是很多人和車。十字路口的燈好像調整過了,比以前等得久了。之前買草莓那家門口的燈柱上站著(雖然看起來是“趴”著)一隻家燕——我猜仍是上次遇見過的那隻。今天它一邊整理羽毛一邊唱歌,可能是在尋求配偶呢。

前海公園的入園條件更改了——不用量體溫,但需要掃描二維碼“報名”。可是我沒有帶手機(不過小龍帶了),最後保安讓我們兩個都入園了(兩人都沒掃碼)。

分類
生活

Sunday,23Feb2020 有種疫情已過的錯覺

七點起床,早餐自製豆渣蛋糕、自製油炸紅豆糕和牛奶咖啡。天氣多雲轉晴,溫度繼續升高,空氣比昨日好。

早上去荔香公園,小湖邊有個大叔,一邊外放著神曲一邊抽烟。他脚下有一群黑臉噪鶥,其中一隻正用荷葉上的積水止渴。我們繞到旁邊,等他離開后才又回去,這時小鷿鷈離岸邊很近,岸邊的柱子上還站了隻翠鳥。沒有見到昨天的藍翡翠和大嘴巴的怪鳥。

在之前經常拍鳥的木棉樹下,一個拿著專業長焦的大叔正在尋找素材,於是我們直接越過這裏去買菜了。菜站里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我從沒見過這麽多人在這裏買菜。回到南山博物館門前的十字路口時,見到之前圍起來的部分已經開挖了。鋪了還不到半年的瀝青路,又要被挖得亂七八糟了,而且聲音真的超級響。

分類
生活

Saturday,22Feb2020 空氣開始變差

六點四十起床,早餐自製豆漿和油條。天氣晴,升溫。早上空氣不錯,中午開始變成輕度污染。

今早去了荔香公園,晨跑者衆多。草坪上覆蓋著一層亮晶晶的霜。池鷺目不轉睛地盯著一條蚯蚓,就像是站在岸上盯著一條魚似的。在小湖邊,我們先是看見一隻“翠鳥”,拍下來仔細一看才發現,居然是從沒見過的“藍翡翠”;還遇見一對從來沒見過的怪鳥,長著錫嘴雀那樣的大嘴,咯嘣咯嘣地磕著杉樹的果實。而就在昨天,我還認定了荔香公園是個無聊的大公園,而前海公園才是生機勃勃的野鳥家園呢。

我們最近發現,把榨好的豆漿用打沫機打半分鐘,會變得好喝很多。於是最近都提前一晚泡黃豆,第二天早上出去散步前把豆漿機插上,回到家就有豆漿喝了——所以咖啡都喝得少了。今早也嘗試了自己炸油條,雖然炸出來味道更像是麻花,也還是很滿意,因爲麻花也很好吃。

不過早上散步回來,發現地鐵工地已經開工了。下午空氣變差,更是讓人心情沉重。病毒走了,霧霾就來了。口罩果然是永遠都要戴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