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Saturday,01Feb2020 關於春節這段時間

01.20(Monday):雖然在濟州時已經聽説武漢冠狀病毒的疫情,但直到這一天,國内官方才終于肯承認。

01.21(Tuesday):小龍中午回家吃飯時說,地鐵上已經有人戴口罩,桃園地鐵站工作人員也有戴,但深大的沒有戴。

01.22(Vednesday):小龍媽來深,小龍和我搭地鐵前往機場時,發現地鐵上已有一半乘客佩戴口罩。小龍公司也提前放了假(原本應從24日放假),所以這天下午接完小龍媽,小龍不需要回公司上班。從這天起,深圳人口明顯減少。

01.23(Thursday):上午小龍需要回公司加班。他的其他同事全部已放假,同一個社區的其他公司也已全部放假,雖然法定的放假日應是明天。早上在小龍媽入住的民宿樓下吃了漢堡王之後,我們同小龍一起穿過荔香公園和深大,走路去小龍公司。公園和校園里仍有游客,而且幾乎都沒有戴口罩。小龍媽在公司里陪小龍,我在附近的星巴克看書。店裏趴著好幾個外賣小哥,生意不是很好。中午三個人在すき家吃了飯以後,走回深大時,已經需要登記身份證方可進入校園了。

01.24(Friday):法定假期的第一天,早上在家裏煮了粥,然後三個人搭公交車去了園博園。公交車上旅客極少,園内游客也很稀少。有一半游客沒有戴口罩——不過也許他們也同我們一樣,覺得空氣如此清新,戴口罩太可惜了。在一個不算很大的睡蓮池内,到處是一坨坨粉紅色小珍珠般的卵,和似乎即將汎濫的黑框蟾蜍。還遇見一種沒有見過的鳥,同烏鶇般的身材和眼神,在樹叢下的草叢中翻翻找找。

01.25(Saturday):大年初一,天氣晴好。早上在家裏吃了餃子以後,我們去塘朗山爬山。原本覺得平常上山需經過的“疾控中心”可能會關閉,於是試圖從大門進入,結果遠遠地就發現那邊人頭攢動;返回疾控中心,門口的保安并沒有任何要阻止我們的意思,於是得以順利上山。我們一路從南山走到福田,又走到龍華,然後又從福田的梅林水庫下山,路上遇見的行山者數量跟平常差不多。

01.26(Sunday):初二,天氣轉涼并下雨。早上吃的KFC(對了,這幾天漢堡王已經放棄做早餐)。由於下雨,所以沒有計劃出行,衹是去荔香公園走了走而已。公園里游人稀少,空氣清新,溫度舒適。下午破天荒地坐在家裏看電影和看書。

01.27(Monday):初三,原本計劃去香港南生圍看鳥的,因爲擔心給他人造成困擾,改去深圳灣公園了。我們走路穿過荔香公園,又打算穿過深大時,被正門入口處的保安制止,說是衹有校内工作人員和校友才可進入校内。於是衹好從桂廟那邊繞過校園。原本早上天很陰,來到海邊,天氣卻放晴了。空氣很清新,能見度很高,游客不是很多,是非常理想的散步天氣。海邊站著一些水鳥,但對於我的長焦來説還是太遠了,衹能辯認出一部分。在一小片開闊的草地邊緣,見到一小群混在八哥和黑頸椋鳥中的、不認識的鳥,體型比八哥小一圈,灰灰的。潮水退去的淤泥里,有很多很多的大彈涂魚,我們趴在木棧道上,可以比較清晰地看到它們。跟彈塗魚在一起的并不是紅色的招潮蟹,而是一種青色的小螃蟹。我們還見到上次在南生圍才第一次見到的灰頭鷦鶯。不過正看得開心時,有保安過來說,公園範圍内必須佩戴口罩,但其實我是因爲附近沒有其他人才把口罩摘下來的。另一個保安在幾米外正吃著瓜子,把口罩脫到下巴上;而另兩個邊走邊交談的人也沒有戴口罩。即將離開公園時,園内響起“必須佩戴口罩”的廣播聲。

01.28(Tuesday):初四,天氣寒冷,陰雲密佈。在家裏吃過早飯后去荔香公園,在大門處被保安攔住量體溫(不過不是每個人都量,是抽查的)。公園里仍有些散步和跑步的人,不過大部分都是戴口罩的。接下來全天都在家裏看電影。

01.29(Vednesday):初五,原本訂了早上去珠海的巴士,被臨時取消,改成了中午的。這次去珠海,原本是打算帶小龍媽去澳門玩的,基於目前的疫情,覺得應該去不成了,於是乾脆把她原本31號回程的火車票改到今天下午,又把從深大出發去珠海的巴士改到了從大劇院出發。於是早上在樓下KFC吃了早餐后,搭地鐵到羅湖火車站(入地鐵時被測體溫),把她送到入站口之後,小龍我們兩個再搭地鐵到大劇院,簡單吃了點KFC,然後乘大巴來到了珠海。巴士上的乘客占了全車座位的四分之一左右,每個人都戴著口罩。離開深圳前,每個人都測了體溫,到珠海后又測了一次。在珠海預訂的民宿位于一個扇形的老公寓三樓,是一個躍層的公寓式酒店,帶有厨房用具。原本是打算住三個人的,所以空間很大,樓下是客廳,樓上是臥室。我們洗了個澡以後,才去附近一公里外的我妹家。據他們說,得知疫情后,就幾乎沒有出過門了(除了我爸每天都要出去走路兩萬步以外)。

01.30(Thursday):初六,所有人一起出門爬山(除WZX去澳門上班外)。由於珠海封山,原本在我妹家附近就可以爬山的公園入口已經封閉,我們不得不搭乘公交車去很遠的地方尋找登山口。由於我選錯了路,導致大家走上一條非常陡的小道,對於五歲的外甥女和鞋底不把滑的我弟來説十分艱難。不過這天的天氣非常好,能來爬山還是感到很開心。行山者也并不是很少,畢竟在山上無需戴口罩。下山時,走到板障山公園區域以後,有保安前來警告說,讓我們從哪上來的回哪去,還拍了照片。走到公園出口時,門口的保安登記了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份信息,并且也拍了照。

01.31(Friday):初七,原本預訂早上返深的大巴,被改成了中午的。我們早上收拾好退房,到我妹家吃了早午餐后,就搭乘大巴回到了深圳。進入深圳轄區后,一個全副武裝的女生上車來,給大家測了體溫。由於我們的座位是朝南的一面,我被太陽曬得很熱,所以測到我這裏時,溫度計報了警。好在窗簾拉好以後,我的體溫立刻就降下去了。女生測了所有人體溫后,又回來測了一遍我的——還好還好,仍是正常。雖然這時我感到頭暈惡心,渾身無力……但其實是暈車。我們在深大下車,撇了一眼校門——果然是戒備森嚴,於是繞過學校,走路去小龍公司,因爲他想回去拿電腦。結果社區内大門緊鎖,無功而返。從桂廟那邊再繞回深大正門,過馬路到荔香公園小門,發現小門也緊鎖。於是衹好從南山區政府門前那條路走回家了。

02.01(Saturday):初八,早上去荔香公園,確認是大門開放(進入需量體溫),而小門全部關閉。在茂雄買了菜,返回時,我們居住的小區的小門卻關閉不准進入了,真是讓人難以理解。樓下的餐廳也大多都關門了,儘管在我們去珠海前還幾乎都開著。有趣的是,外出的人當中,手裏大多提著裝滿蔬菜水果的袋子,還挺有生活氣氛的。晚上出去吃飯時(6點半),發現天虹也關著門。餃子店是那條街上唯一開門的店鋪,老闆娘表示自己壓力很大。我們之前一直誇贊說深圳比較開放,難道其實衹是“反應慢”嗎?難道不久的以後,也會勒令所有餐飲店關門、所有交通停運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