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Saturday,09Nov2019

六點十五起床,早餐綠豆餅、牛奶咖啡、蘋果。天氣晴,有霧霾。

七點半左右搭公交去深圳灣口岸,發現口岸那邊的公交總站換位置了,下車后需要走過那個新修的、長長的天橋,才能到達口岸大樓。還沒走到大廳里,小龍就被攔住看證件,港澳通行證遞過去的一瞬間,對方立刻掃興地轉過臉去了。

奇怪的是,今天口岸附近的香港老年旅游團特別、特別的多,數量是往香港人數的十倍都不止。在前往會展中心的大巴上,意外地坐在靠窗位置。香港今天雖然空氣也是灰蒙蒙,但海水很藍。

之前小龍在香港酒展的官網上看到說,今天早上九點可以入場,然而我們到達時已經九點45,卻沒有找到任何指示牌説明在哪裏買票,或者在哪裏排隊買票。我們找了個工作人員,一問之下才知道要十點才能開始;那麽在哪裏排隊呢?他就指向一片虛空。所以我們算是作爲龍頭的二人。實際開始買票時已經十點十五(票價每人200港幣),買完票以後也沒有人告知我們可以領酒杯,我們是憑著從前的經驗,主動去領酒杯,工作人員卻不知道我們這種門票是否有資格領,還要問一下別人才肯把那兩個杯子遞給我們。好容易上了二樓,又在進入展覽館的入口處被攔住,跟另外十幾個人像沒頭蒼蠅一般地迷茫了一會之後,排了另一個隊伍。直到十點半,才終于進入展覽館。這一切都讓我們覺得,香港的酒展已經越來越像是深圳的,這裏再也不是一個守時、有序的地方了,我們好像也失去了再次來這裏的動力了。

不過在這裏聽了三個講座都很棒,第一個是《Japanese Wine Movie Usuke Boys Showing & Tasting Usuke Boys 電影放映品酒會》,邀請了一名經營餐廳的主持人和一位來自日本甲州的一家酒莊的負責人做嘉賓,介紹并請大家品嘗了他們家生產的兩款美味葡萄酒,然後放了一場關於這家酒莊的一位釀酒師的電影(橋爪功飾演這位釀酒師);有趣的是,這場講座給每個座位都配備了一套同聲傳譯設備,把演講者的英文翻譯成普通話(不過在場的人都沒有使用它的)。聽完這場之後去餐廳吃了兩個套餐,其中的鷄腿飯特別好吃,另一個素炒飯也很贊。回來以後剛好趕上德國展區準備做紅酒專題,品嘗了四款非常美味的乾紅葡萄酒。

這個時候酒展里參觀的人已經多了起來。我們來到外面的大廳里,剛好遇見一個看起來是香港學生組成的二人樂隊,唱了一首《Imagine》。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 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live as one.

好感人。

在另一個展廳里,聽了由意大利人做的橄欖油講座,品嘗了六種橄欖油,其中的五種都狠辣,而至少四種都很苦——這完全衝擊了我對橄欖油的固有印象。并不是衹有又香、又甜美的橄欖油才是好的橄欖油嗎?有切開的青草味道的也可以嗎?

然後我們就離開了會展中心,沿著海邊一直往中環方向走,遇見了很多前往添馬公園集會、穿著黑衫、戴口罩或面具、手捧白色菊花的人。希望他們平安。

回到深圳灣口岸,已經過關到深圳這邊以後,小龍再次被攔住查證件;在見到所持的是港澳通行證之後,對方再次掃興地立刻轉身走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