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Sunday,08Mar2020 早上去了深圳灣看鳥

四點半起床,天氣霧轉陰,空氣一般,溫暖。

昨天下午去樓頂透氣時,見到有好幾群遷徙的候鳥——每群30隻左右——在天空盤旋。太遠了,我們用長焦相機和望遠鏡也看不到是什麽鳥。於是決定今早早起去深圳灣。

今早本來打算五點起床,雖然可能會起不來(因爲沒有訂鬧鐘的習慣),但被四點多就被蚊子吵醒了。於是比預期的提前半小時就起床,洗漱一下,接了一瓶水就出門了。

此時五點左右,外面漆黑一片,沒有一絲風。把口罩摘下來呼吸了一下,立刻又戴上了——空氣非常難聞。沿著南山醫院那邊平常不會走的大道,一路走到海雅百貨——海岸城,然後再走到深圳灣。路上因爲在海岸城公園聽烏鳴,耽誤了小小。那時天仍是漆黑的,公園里回蕩著一隻烏鶇清脆、嘹亮的歌聲,非常動聽。我們站在它停留的樹下,結果驚動了它——這隻鳥忽然從樹上飛到距離我們兩米左右的地面上,面對著我們的方向站了一小下,就飛到遠處另一棵樹上繼續它的演出去了。

一路上陸陸續續遇見一些踩著電動車或單車上班的人,一兩個跑步的人,兩個用高壓槍洗地的環衛人員,還有兩個用掃帚掃地的環衛人員。路上在跑的車基本都是出租車。有一家賣“醬香餅”的早餐店也早早就開門了。

一來到深圳灣公園,天似乎立刻就亮了起來,跑道上晨跑者衆多。海那邊的山披著紗巾,像是座仙山。潮水退得很遠,鳥兒們大多在潮位綫附近覓食;但近處也有一些反嘴鷸和黑翅長腳鷸。八哥也很多,一小群一小群地飛來飛去,十分吵鬧。天上時不時地就飛過大群大群的黑鳥——今天距離它們比昨天近得多,不過我仍認不出到底是什麽鳥,它們全部長得一個樣:黑色,長長的脖子,翅膀扇動的幅度很小。我們都覺得可能是某種鴨子,雖然深圳灣的“鴨子”并不多。在我們見到它們大群大群地自東向西飛之後,過了一個小時,又見到它們大群大群的自西向東飛去。所以也許得它們并不是決定要離開,而衹是在探路什麽的。

就在一個小時内,潮水漲上來了,覓食的鳥兒們離岸邊越來越近。除了反嘴鷸和黑翅長腳鷸,還有很多海鷗。我不太認識那些是什麽鷗,它們個頭不太大,灰色的翅膀,耳處有一點點黑斑。海水漲得很快,灘塗消失后,鳥兒們就成群結隊地向東飛走了。幾隻琵嘴鴨,原本是踩著水,把嘴巴埋在海水里蹚著吃東西的,到後面海水越來越深,就開始頻頻倒立。它們邊吃邊游,最後消失在由鸕鷀把守的紅樹林里。到最後,海里祗剩下一隻呆立的蒼鷺了。離開前最後看到的鳥,是一隻在紅樹林的泥巴里顫動著尾巴的東方環頸鷸(也許)。

我們沿著跟來時差不多的路綫走回家時,已是九點半了。於是在樓下吃了KFC——堂食。

説起來,從上上個周末(3月1日)開始,附近餐廳就已經開始開放堂食了。上周五,樓下所有餐廳都開放堂食。昨天我們去吃了化隆拉麵,今天下午去吃了豬脚飯。不過大板橋的村口仍有重兵把守,村外人一律不得入内,所以要過一陣子才能去買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