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Thursday,14Nov2019

七點半起床,早餐是昨晚發麵、今早現烤的西梅果醬麵包,牛奶咖啡,桔子。天氣晴朗,有霧霾。

早上去看毛西番蓮時,又見到昨天見過的那隻灰色的小鳥。它看起來就像是暗綠綉眼鳥,尤其是眼周也有“白眼圈”,但羽毛是灰色,肚子白色但胸脯微微黃色,下巴處有細小的灰條紋。谷歌一番之後,覺得它應該是一種名爲“烏鶲(學名:Muscicapa sibirica)”的候鳥。

烏鶲

返回時,在杜鵑山走著走著,聞到假鷹爪花的味道,不過沒有見到花朵,而是找到了之前曾見過一次的、已變成紅色的假鷹爪果實。在另外一個地方,見到一叢紅花西番蓮,已經長出一串串的花骨朵來,很快就要開花了。在兩邊是竹林的小橋邊,還看到一棵耷拉著的百合花,開著四朵無精打采的淺粉色花朵,花瓣上有玫瑰色的美麗條紋。在杜鵑山有平臺的那個出口,大葉相思長得比較低,所以可以觀察它的花朵是如何變成“豆角”的。

在蓮花池里,見到一隻趴在睡蓮邊緣的巨大青蛙:頭部綠色,身體褐色,眼睛睜得大大的,但身體一動也不動;一開始我還以爲是一具尸體,直到它突然電光火石般地吃掉一隻蜜蜂(或蒼蠅),并挪了一下位置,我才確定它是活著的;於是我蹲在旁邊守著,希望能拍到它再次進食……結果蹲得腿都麻了也沒能如願。

這兩天也不知是爲什麽,蓮花池里的水特別特別的清澈——尤其是沒有蓮花的那一邊(在這之前一直是非常非常渾濁的)。

這兩天晚上在南山文體中心欣賞了兩場深圳灣藝穗節的音樂會,組織混亂,但節目精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