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Thursday,24Oct2019

七點半起床,早餐曼思諾全麥麵包加西梅果醬、自製玉米餅,牛奶咖啡和蘋果。天氣晴朗,空氣難聞。

在杜鵑山和小龍吃了三顆紅花西番蓮(學名Passiflora vitifolia, 英文名the perfumed passionflower)的果實。果實裏面幾乎沒有什麽“果肉”,衹有十幾顆同百香果内部一模一樣的種子,所以我們衹是把種子嚼碎。不知爲何,今天吃的全都不酸,而上次(上周)吃的非常酸。有一隻膽大包天的小蝴蝶落到我的手臂上。

返回時又見到兩隻白腰文雀,在距離我兩米遠的樹枝上,快速地搖動幾下尾巴之後就飛走了。大葉相思的枝頭,黃花已經沒有那麽明顯了。

兩隻小綠頭鴨仍衹有鴨媽媽一隻鴨在照顧。今早見到時,它們正在環游天鵝新居一圈。母子三個本來在包圍著天鵝新居的尼龍網防火墻外圍環游,不知道什麽時候兩隻小鴨鑽了空子,跑到了墻内,墻外的鴨媽媽十分焦急,不停地攻擊防火墻;攻擊行爲雖然無果,但後來終于也找到了已有的漏洞,成功越過防火墻,與兩隻小鴨團聚。

三隻小天鵝好像已經吃過了早餐,全都站在木地板上精心整理羽毛。

今天又仔細看了一下,黃鐘花的葉子不是三出,而是三出或五出。與黃鐘花最爲相似的是黃花風鈴木,但後者花期爲3-4月份,且先花后葉。黃蟬的花朵也與黃鐘花十分相似,其中軟枝黃蟬在深大很常見。但軟枝黃蟬的花朵比黃鐘花大好幾倍,而且幾乎一整年都在開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