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Tuesday01Sep,2020 幾乎是連續了半個月的霧霾

從八月中旬開始,空氣質量一直不佳(PM2.5 AQI:50 ~ 150 上下)。雖然偶爾的降雨可以帶來一點點清新空氣,但雨後,空氣污染又會恢復。此刻外面又在打雷,或許會下雨,但目前爲止空氣仍然很難聞。

過去的這個周末里,我們搭巴士去了廣州。周六爬了火爐山,晚上住在上下九附近的 Kyriad;周日去了海珠湖,然後沿著珠江走路到車陂南,搭巴士返回深圳。

火爐山不是什麽出名的旅游景區,所以游客很少。天氣悶熱,走到快有點中暑的時候,在山上買了碗冰涼的綠豆湯,喝了整個人都被治愈了(雖然用了一次性塑料碗,但爲了感覺好受些,用同一個碗買了兩次綠豆湯)。下山時遇見一群 mixed-species foraging flock,非常喧鬧,停下來仔細看,裏面居然有很多小鳥是我們不曾見到過的。我用相機對著拍了好半天,但它們動作太快,個頭又太小,最後衹拍到兩種而已,分別是斑姬啄木鳥和紅頭山雀(其實春天時曾在龍崗見過斑姬啄木鳥)。

周日早上,我們到達海珠湖時是八點左右,公園門口聚集了很多很多游客。入園不僅需要健康碼,而且還需要另外掃碼預約,并且有兩道門禁,可謂是戒備森嚴。由於是早上,園内很多晨跑的,也有帶著早餐在湖邊吃的。我們也坐在湖邊吃了自己煮的花生當早餐。湖很大,但除了偶爾飛過一兩隻鷺鳥以外,看起來沒什麽特別。正這樣想的時候,看見黑水雞一家四口游過來。吃完花生,繼續繞著湖走,可以看到一座遠離岸邊的小島,島上站著很多隻鷺鳥,包括蒼鷺、夜鷺、池鷺、大白鷺和小白鷺,還有鸕鷀。鳥兒們“吼兒吼兒”地叫著,或在樹枝上跳來跳去,或站在樹冠上伸長了脖子,長著嘴巴瘋狂抖動著喉嚨。繼續走,又見到了花嘴鴨和鴻雁。有些木棧道連接另一些小島,有些家長帶著小孩,站在木棧道上往水裏和小島上扔麵包和綠豆餅,花嘴鴨們紛紛搶食。我過去勸阻,其中一個女家長聽了就帶著小孩離開了,但另外一個男的和一個小女孩,就像是完全沒聽到我説話似的,繼續投喂,小女孩一邊大力扔麵包,一邊罵花嘴鴨“醜死了”。

海珠湖的其中一個區域是收費的,本來我們也計劃前往,但隔著湖看到那邊正在瘋狂施工,於是決定放棄。在讓人心寒的施工現場邊,我忽然聽到八聲杜鵑的叫聲,可是有點奇怪——那叫聲後面又跟著很多其他婉轉動聽的音調,我很懷疑八聲杜鵑能否唱得那麽複雜,於是仔細找了很久——終于發現是那其實是一隻畫眉。

離開海珠湖,往珠江邊走時,穿過了一大片城中村,我們原計劃在哪裏面能夠找到吃午飯的地方,但那裏跟從前的白石洲沒什麽區別,最多衹有些外地人開的快餐店。村中各種噪音吵得人耳朵痛。地圖上原本暢通的路,現在也不通了(也許是因爲疫情),於是走了些冤枉路。就在又累又餓還快要中暑的時候,遇見一家叫做“廣府茶室”的茶餐廳,真是救了我們兩條小命——店裏的冰紅茶和冰咖啡都非常好喝!炒意面和茄子飯也很好吃。走到珠江邊時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於是我們在江邊的長凳上休息了快兩個小時。後來離開江邊時,又發現樹上有隻從沒見過的小鳥,捉了隻蜻蜓吃得津津有味。拍了照片回來搜索后發現,那是一隻雌性的阿穆爾綬帶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