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Tuesday,22Oct2019

七點半起床,早餐是煮玉米和綠豆餅,牛奶咖啡和蘋果。

從本周起,涼席收起來了。從今天起,太陽帽也不戴了。雖然太陽還很大,但熱度好像不足以把人曬傷了。也許很多人以爲衹要天空是藍的,空氣就一定很好吧,但我的鼻子和肺告訴我,空氣很難聞,其中雜質也很多,我把原因推給入秋以來就一直刮的北風。

最近開了一批九里香,散步中時不時地聞到很好聞的香味。在杜鵑山“小廣場”附近,又遇見那三四隻一群的白腰文雀。返回去看小天鵝時,見到一隻天鵝在比湖面高一兩米的地方飛行了五十米左右后落水。儘管它們經常貼著水面滑水,但飛行不太常見。

大白鴨和七隻綠頭鴨在小湖里靜靜地浮在水面上休息,不知道另外兩隻綠頭鴨去哪了。文心湖中,留意到蘆葦中除了兩隻天鵝在孵蛋以外,還有一隻鴨子也在抱窩。另外,天鵝新居附近已經有兩隻新生的小鴨在跟鴨媽媽玩耍了,我猜它們是今天才出生的。

深大綠地盡頭的一棵樹上新開了黃色鐘形花,三出複葉。

從荔香公園里出來,在過馬路的十字路口,噴水車停在路邊,從車裏接出一根長長的水管,一個環衛工人拿著水管在噴地面,即使噴口對著的是過馬路的人群。人們紛紛抱怨著,一邊試圖躲避一邊用手遮擋噴過來的水霧。在博物館前的十字路口等紅燈時,一輛公交車排隊進站時剛好停在人行道上并擋住信號燈,於是即使燈已經轉綠,人們仍猶豫著不敢過馬路。但其實可以從公交車玻璃的反射中看到綠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