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Tursday,17Mar 2020

六點半起床,早餐BK紅豆派, 自製香蕉卷,牛奶咖啡。天氣陰轉晴,涼爽舒適,空氣一般。

上個周五,我們在深南大道邊綠化帶上走路時,遇見集體埋藏食物的灰喜鵲。它們跟之前在德國見過的松鴉差不多,把食物放在地上后,會用樹葉什麽的遮蓋一樣。後來,我去探索了廢棄工地,發現那裏確實原本是一個公園,或者曾屬於深圳大學——有鋪設平整的步道,還有移植花卉留下的花盆。但後來曾作爲工人們的休閑娛樂場所,有些臨時搭建的桌子,地上還四個四個地倒插著酒瓶。也曾作爲垃圾場使用,所以到處都是垃圾。那天,除了四隻小土狗,我還見到一隻成年雌性大黃狗和一隻年紀更小的、矮胖壯實的小狗。大黃狗見到我以後就默默地走開了;小狗有點怕我,於是跑到樹后躲了起來。

周六小龍不加班,我們早飯后,繞着前海公園走了一整圈。我們曾試圖進入“荷蘭花卉小鎮”,但需掃碼,於是就放棄了。前海公園當然也要掃碼,所以也放棄。

周日早上五點起床去深圳灣看鳥。因爲比上個星期晚出發了半個小時,又或者天變長了,所以我們還沒走到海岸城,天就已經亮了。同上周一樣,仍是一個大陰天。陰天的濱海大道醜陋無比,到處一片灰色,連僅剩的幾棵樹都呈暗綠色,毫無生氣。來到深圳灣時,雖早已過了日出時間,但太陽剛好從雲層中露出頭來,變成一個橘紅色的流心鴨蛋黃。海水退得遠遠的,鳥兒們都在潮位綫處覓食,所以都離得好遠。後來我們發現,跟上周完全相反,這天我們遇見的是退潮的過程,也就是說——隨著時間的推移,海水越來越遠,越來越遠;鳥兒越來越小,也越來越少。而且整個早上,天上衹有一個巨大的鳥群飛過。還有一點同上周不同,這天的“鷸”特別多——雖然由於太遠,很難分辨都是什麽種類的。

周一,也就是昨天,去工地看狗子們時,發現它們在睡覺,於是就輕手輕脚地離開了。之前注意過的那個“樹鵲”的巢,這天去看時,剛好親鳥就在巢中——不過它發現我們后立刻離開了。我拍下了全過程,卻發現相機被小龍設置成了延時拍攝——於是整個視頻衹有四幀——并且其中兩幀里沒有鳥。不過根據這有限的資料,我已經有點懷疑那鳥是不是“樹鵲”了(我覺得有點像鵲鴝)。

今早呢,又去看那鳥巢,結果從裏邊飛出一隻黑頸椋鳥。

然後帶小龍到廢棄工地探索,發現那矮胖的小狗其實有三隻,長得一模一樣。四隻稍大的小狗也都在。狗子們向我們汪汪叫,但我知道它們全都沒有惡意,於是繼續嘗試跟它們説話以安撫情緒。我們走到哪,作爲領導的那隻小黃狗就跟到哪。一隻長得像狗熊的小黑狗本來也跟著,但中途不見了。另一隻小黃狗也是。這裏原本建有很多房屋,現在都祗剩下破碎的地板瓷磚了。在一個電子垃圾堆里,我們帶走了一小堆磁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