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Wednesday,20Nov2019遇見不認識的花和鳥

七點起床,早餐自製西梅果醬瑪芬,牛奶咖啡和桔子。天氣陰轉多雲,涼爽,空氣還可以。

今早返回時,在杜鵑山走了幾條平常不走的小路,遇見一種沒見過的花,每朵花都有一個太陽帽一般的淺紅色花托,中間一個細長的紅色唇形花。這些花朵在柔軟的枝條上每隔大概十厘米就有一小簇,是像毛西番蓮那樣次第開花的,所以從根部到末端,顔色越來越淺,花朵越來越小。

在另一條小路上,又見到一棵結著金黃果實的桔子樹。正盯著桔子看的時候,發現樹叢里停著一隻後背和頸部金色、肚子雪白、頭部黑色并且髮型有點像黑頭公的鳥,身材和紅耳鵯差不多,是一種我從來沒見過的鳥。後來又在一個樹樁上見到一隻暗綠色的小鳥,身材跟麻雀差不多——不過我肯定不是暗綠綉眼鳥,因爲它顔色要更暗,而且沒有“綉眼”;它看了我一眼就跳進樹叢,很可惜沒能拍到照片。

在文心湖邊,一個大嬸在石塊鋪的那條路上走,一個大叔說:“別擱那兒走了,那塊有夜鷺!”大嬸說:“擱哪兒呢夜鷺?那是池鷺。”我仔細一看,果然有隻池鷺淡定地站在石塊路的盡頭,大嬸贏了。自從天鵝故居被拆毀以後,真的好久好久沒見到過夜鷺了。

今天仍見到三隻小天鵝——昨天我說衹剩兩隻,看來是眼花了。

南山博物館附近,不知道什麽時候(最近一星期吧),忽然給所有的樹上都釘了塊藍色的鐵牌,上面寫著這棵樹的名字。我仔細看過,所有的牌子上寫的都是“麻楝(學名:Chukrasia velutina)”——似乎這附近衹有一種樹。不過今天早上,見到兩個似乎是地鐵施工方的工人摸樣的人,正用鐵鍬挖一棵麻楝的根部。

(維基百科上說,麻楝爲“楝科Meliaceae,桃花心木亞科Swietenioideae”,不過南山博物館附近的鐵牌上卻寫的是“桃金娘科Myrtacea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