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生活

Wednesday,23Oct2019

七點起床,早餐是曼思諾全麥吐司和西梅醬,牛奶咖啡,蘋果

天氣晴朗,空氣難聞。每天都會路過的那棵九里香,最大的一串花朵被一條帶刺的毛蟲吃掉了。其他的九里香花朵也漸漸枯萎。勒杜鵑有要盛放的跡象,紫荊花也有零星開花的了。小葉紫薇的樹枝已經變得光禿禿的。昨天留意到的黃色鐘形花,疑似“黃鐘花”(學名Cyananthus flavus,英文名Yellow bells)。

今天在天鵝新居又見小鴨子。其中一隻臥于鴨媽媽脚下的木地板上打盹,另一隻則在附近的湖水中游來游去,時不時猛地加速,好像在追逐什麽似的,十分活躍。這隻小鴨偶爾會爬上木地板,用嘴巴拱一拱睡覺的那隻,然而得不到回應,就又重新跳入水中玩它一個人的游戲。

自從休假回來,就發現深大的貓須草(Orthosiphon aristatus,英文名爲Cat’s whiskers或Java tea)大量開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